上周四,下班走路去跟一些广告界朋友吃晚饭途中,遇上了这件事:

「@panterry : 晚上在長樂路走,身邊遇上汽車撞倒電瓶車,趕緊去為兩個受傷女人撐傘擋雨,護送到肇事司機車上送醫院去。女人們一直破口大駡,連另外義務幫忙鎖好電瓶車的途人也遭罵,竟似途人服務不夠好,我當然也被吵得耳鳴。原來在這裡,好人真的難做,只怪有太多大爺小姐和上帝。」

天天看微博和新闻,相信大家都会同意,在中国大陆不顾别人感受,甚或盛气凌人的小皇帝,真是愈来愈多。这让我想起1953年,吴楚帆在香港电影《危楼春晓》里,立场完全相反、却是传承中国传统价值的金句:

在创意工作中,为对方设想有多重要呢?

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个故事。1996年末,我考进了位于郊区,堪称与世隔绝的香港中文大学。第一次住进宿舍,精力过剩的我有强烈的冲动,想要做些甚么去杀时间。

我家是草根阶层,可是爱护我的家人,还是买了当时绝对是豪华的Pentium级电脑给我。对念心理学本科、主要就写英文报告的人来说真是毫无必要,可是也因为没钱,到城里去又远,就想用这电脑是不是还可以做些甚么呢?当时,中文大学刚在全校铺设了10M光纤网络,我在宿舍房间就可以免费使用。

凭着超级的网速和漂亮的显示屏,我看任何的网站都显得有点乏味,我自信可以弄一个有很多图片,也比他们更好看的网站。为了实现创作计划,我只有Telnet进入BBS讨教,直到遇上了一位ID叫Ryan的网络专家。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甚至没有通过电话。可是,他是我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创意老师。

我把我的想法跟他说明,换来的却是接二连三、毫不留情的冷水:「笨蛋!你有想过28.8K数据机用家的感受吗?你觉得用家会等个老半天,把不知道是甚么样的图片显示出来吗?他们看不到还有甚么用?」

「记得,Netscape显示漂亮的,不等于那该死的Internet Explorer也是啊!位置可能会偏移的,你都测试过了没有?还有Mozilla呢?你的内容是英文对吧?美国很多人用这的。」

「内容必须方便检索。人们宁愿选择条理清晰的文字选单,而不是乱摆的图片。他们找不到,不爽,就不看了。」

「网站必须经常维护。想想看,难得有人喜欢你的网站,可是再来的时候没有新内容的话,他们还会继续来吗?」

余此类推,话休絮烦,而他的每一句,都想到读者。我当时简直是迷信地他说的,因为我无法找到事实理据去反对。

我回去研究可以利用的设计,通宵达旦斟酌细节,用着最简单的记事本,打着那叫人看久了会迷路的HTML原始码,Table要不要边框,宽度要0还是1的,规限像素能不能再加个10点,每次改动启动各种浏览器观察变化,蓝屏当机竟变成了这强劲电脑的家常便饭……

后来,我在网站后台看流量统计数据,读者所处的环境各式各样,更印证了Ryan的教训是对的:

在Ryan的指引和不断批评下,我当时仅用基本HTML写出来的网站,在1998年获网友推荐入选为美国Yahoo Cool Sites之一。虽然微不足道,但已足够让我明白,原来执着于对方的感受,是提升作品的关键,大家也会比较愿意去看、去支持。至于他所做的,也当然考虑了我的计画,和无知。

何况,读者不看就没用了。衷心谢谢他。

让我们回到现在的世界,跟大家漫谈一下,过度的个人主义,为创意工作带来的一些问题。

1. 求职

在微博和电邮里,常有些朋友想要跟我私下交流,甚或希望来公司工作。如果可以,我都会尽量回复,可是很多时候收到的,却是这般:


如果你是我,那要从何说起呢?

进一步就是自荐材料。很多朋友都爱强调自己放弃了甚么,受过了甚么委屈,嘟嘟嚷嚷,以为那样就可以搏得青睐,可就是不让创意总监确实感受到,他实际能贡献一些甚么,能给人怎么样的惊喜。

举一个经典的案例。1980年代末某天,香港奥美广告一位创意总监,收到一个邮包,可是却发现难以拿起来,拆开后看,原来是沉重的哑呤,内附简单字条,大意是「想要找一个有份量的创意人吗?」。

想当然,这个简单的自荐创意,背后都有考虑过创意总监从接触邮包,到发现信息的全部过程和反应的。寄送者,是后来蜚声创意圈的陈大仁老师Paul Chan。

如果1980年代求入行,作品都可以设想周到,那么2012年遍布网络那些像求爸爸妈妈般,随便发几个字说「求实习」、「求包养」,跟着千篇一律的调调,就特别显得没有诚意和创造力了。

最近听到的另一个故事是,有求实习的寄发求职信,而收件者可以清楚看见,她是一封电邮一次过同时寄送给不同公司的,而且竟还是不同行业,竟像是要大家比稿争取她了。先不说邮件内容,但分开多按几次发送键,真那么难吗?

你有没有想过,已经见怪也不觉得太怪的创意总监们,看到这些,会怎样想呢?

2. 工作

以前就说过,工作时要择善固执,而在创意公司工作,必定就是团队合作。大家必须都能清楚知道brief是甚么,必须抽身出来,从客观的角度多评价作品,看看还有没有提升的空间。

事实上,即使到了现在,不少品牌投资不知了多少的所谓巨制,还是常常有像Ryan跟我说过的,网站浏览目录不清,甚至究竟是代表品牌或是媒体合作方说话都分不清楚,等等简单却很影响读者的细节问题。

我有些一直从事网络创意及广告的专家好朋友,他们最近最常跟我感慨的是:

「我真的希望,大家可以多留点时间,考虑一下内容,想想怎样才可以让对方感兴趣。」「有没有想过,微电影适合甚么题材呢?为甚么又短又方便看的微电影,没有76集的《甄嬛传》受欢迎呢?」

说到个人主义,自然也会引申到常常遇到的问题:创意人常会非理性地抱着自己想出来的东西不放,甚至以为其他参与的成员,总是羡慕嫉妒恨图谋要破坏其伟大创意,但其实更可能的是,对方只是想好好完成工作,甚至是早点下班而已。

更麻烦的是,提案时因为让人哭笑不得的理由(这是垃圾/你是外国人你不懂/我就是觉得不对……)而发脾气,随便贴上一些不必要的标签,想一想,对方看到你这样,能信服你主张的么?会为你的创意买单么?

所以,别随便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态度,尤其你是真想做好作品的话。在工作环境中,小至一个轻佻不屑的眼神,对方都是没有任何义务,要像自家小孩般无视你甚或宠你,而这更可能引发一连串磨擦,因为无谓的自我膨胀而绊倒自己,太不值得。

前阵子看完了以日本寿司大老,86岁的小野二郎先生为题的记录片《寿司之神》,吃来简简单单的一口,小野先生却连客人座位的排次、是男是女(女的话他会稍为减一些份量),甚至客人是不是左撇子而决定放寿司的位置,都有仔细考虑,而这让他当之无愧地获得了最高的米芝莲三星荣耀。

如果你比他年轻,应该就没有精力不够懒得考虑的借口了。很值得一看,大家上视频网站找找吧。

过份的个人主义,甚至可以让你蒙受实际损失。曾经有创意人,因为团队间的争拗,或不知道谁让他感觉面子下不了,老羞成怒,竟然在必不可失的时刻,就丢下工作不管了,而且根据朋友的分享,在这个国度,还不是罕见的事。

如果因此有所闪失,客户是有理由追讨赔偿的,而且还已经有案例在前。我暂时听过大陆因渎职而致赔偿的最高个案,是人民币九十万元。而且很可能还有更严重的案例出现过,如果你知道请告诉我。

如果你有用不完的钱,后台超强大,自认有旷世奇才,或不想把公司运作人事安排工作流程之类放在眼内,那么,你当初为何又要委屈自己来创意公司工作呢?

专业一点。

想一想读者,想一想有没有跟团队成员交代清楚,想一想有没有跟上级的brief配合,想一想自己是不是能保持客观看待问题等等,这都是创意人基本要能做好的事。

3. 转职

累积了一定工作经验,就会开始有猎头公司找上你,而这也存在一些有趣现象。

不时有代表互动创意公司的朋友找上我,正如前文所说,回信是基本礼貌,而从对话之间,我发现很多公司的沟通流程是这样的:

「请问你有digital的经验吗?」>「我们看了你的资料,你的经验蛮合适的。」>「对不起,我们看了你的资料,请问你有digital经验吗?」

又或者:

「请问你对这一份工作有兴趣吗?」>「关于你希望了解的资料,对不起,你知道的嘛,我对这一份工作相关行业的资料实在不大懂……」>「你可以给我讲解一下这行业的甚么让我了解一下么?」

获得其他工作机会邀请,先不说其他,按理说总是一件荣幸的事,然而,从以上对话中,如果你是我,会有甚么感觉呢?研究这些机会的意欲会不会大减呢?

对猎头公司来说,能够推荐一个人出任委托客户的工作,赚取佣金,就是收入的主要来源,然而有要求的人,却不会想把自己的工作前途,放在没有考虑自己背景(而且很多时候对方应该是已经看了简历)的人的手上的。

猎头公司和创意,一样都是对人的工作呢。

最近,我一位从前的老板休假数月,只为飞到半个地球以外,陪伴她夫家一位身体抱恙的亲人。

也许,多考虑对方的处境和需要,不仅是创意的品质,也是人生的重要一课。

*****
P.S. 谢谢也总是为我设想的女友,你真棒。
*****
*欢迎大家到我的微博,继续聊聊天:
http://weibo.com/panterry

By: Terry Pan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6-2019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