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建议你把媒体公关稿当回事,不给你看冗长的技术分析,工作有时挺累,在这里嬉笑怒骂调侃一下行业动态。天下没有圣人,我要说对了,大家添个砖加个瓦,不同意见就“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如果不幸让你“误入歧途”,我就装个证监会主席:“股市有风险,入市请谨慎”。“明”眼看视频 – 希望看到有趣的行业本质。

作者:黄旭明 Simon Huang 新浪微博@黄旭明simon

合纵连横?

你说钓鱼岛闹得欢嘛?就是打不起来。大家都是政治战略家,不是拼命家。一方“事实占有”,一方换届群情汹涌,两方都财大气粗军备还行。最后还不是达到转移矛盾目标,然后武大郎和西门庆讨论着“以和为贵”怎样瓜分潘金莲那婀娜曼妙的身体而已?你一三五,我二四六,小潘周日养身体。

所以我们看到游行抗议什么的,不管多大规模在政治家眼里都像在走一个流程,表达一个诉求的工具。重要的是你想达到什么目标?最终可能达到什么目标?你怎样找到更多抱有同等利益或交换其他利益的所谓盟友?

所以,优土之后,“搜奇腾”盟了,现在“P P暴行”也要盟了,乐视跟广电系玩产业链走独特路线。这是合纵连横吗?

“搜奇腾”好像一直没什么实际动静,所以大家又开始说:没有资本融合的联盟都是耍流氓。本是竞争对手谁也不服谁的,这个盟怎么搞下去呢?

“PP暴行”这个盟才刚开始公关,大家想怎么又有“盟”啦?你还别说,我倒觉得这个盟共同的利益还是大于冲突的。

这个“盟”里成员最头疼的是:一跑去找客户,特别是国际4A公司及客户,数据只能吃闷亏:艾瑞数据把视频大款们和“PP暴行”的网页端部分都放到“综合视频”分类对比,其他分类又没有大款们广告公司及客户无法跨列对比,拿自己数据吧客户不信,找艾瑞之类调研公司做特殊调研吧,最多一年一两次没有持续性追踪,甚至出数据者立场大家都有质疑的。

好吧,现在不是找到女人们怎么决斗挑老婆问题,是大家围一起商量怎么抢到更多女人解决僧多粥少的问题。一个个出去单挑吧?本来很有潜质勤劳的“高富帅”却硬被“百富美”们错认为屌丝一枚,人家偏喜欢“ABC海龟”认为人家就是浪漫,有苦说不出啊!好吧,大家合一块组个乐队,管它协调不协调,专业的solo不会我扫个弦总易学快懂蒙得过去吧?增加个浪漫指数。

可是这些好像还不是合纵连横…合纵连横应是战略性兼具延伸性的,且是决战个结果之前不会解散的。

现在另一个次元空间,貌似又有个“盟”在公关了。

2012年秋季第十一届首都电视节目推介会暨影视产业发展论坛上,中国互联网协会网络版权联盟调解中心发布了《互联网版权交易声明》,声明指出,经过优酷土豆网等6家国内主要视频网站的数据统计,目前国内视频网站收购影视剧如超过35万元/集,则必定会亏损。“为促进互联网版权交易市场健康发展,互联网企业承诺不进行恶意竞价,今后对年度热播影视剧将进行联合采购,并成立视频采购指导价联席小组,”该中心秘书长王冰强调,小组最终将形成视频网站采购最高限价机制,针对采购指导价每季度进行一次沟通和通报。
很有趣!

一个单方面的诉求冒出来了,也许这个从视频角度是可以理解的:目前还在贱卖!内容不能收费!还在亏损!

电视剧每集以前可以卖10-12分钟,几十条15秒,现在中插减少,前后两集间拉长,广告依然不少。而综艺中插没有限制,非诚勿扰中插共56条15秒还不算前后,中插一条15秒卖30万,一年十几亿收入。大家既然都说网络贡献率越来越高,20%的收视份额总有吧?如果用电视的销售理念和模型销售网络是不是收入几个亿才对?电视上有56条广告,网络也许也应放56条,这样才不会对电视收视造成损失并创收。

网络视频会说:电视放很多广告,观众可以转台几分钟再回来,可是视频则是独占屏幕用户就会直接关闭。互联网用户体验说明了独占屏幕下广告容忍度较低。而且网络视频目前卖价CPM实际比央视及一线卫视要高,只比地方电视台优势明显,在18-35岁人群优势明显,所以从市场培育价格上涨空间看有限。内容传输成本又远大于电视。所以动态承受力目前有限(但是个人认为35万这个值得商榷)。

其实电视版权这行当水还挺深的,呵呵。

从制作考虑,人家电视剧协会会长尤大导演说了:35万太不合理,这只相当于二轮剧的价格,跟互联网实际影响力落差太大。

我猜他在为电视剧的未来谋划着:电视份额在下滑(备注:我认为OTT是电视系的救星,3-5年内会让受众回流电视屏幕)就是说,制作从电视得到的收入边际减少。互联网视频竞争曾经让版权方意外惊喜赚了一笔,但也继续炒高了市场成本,网络收入从高峰回调了一半,制作方因周期原因适应很慢,结果有个协会跑出来说:经媒体平台精算,算出了一个高峰时期3成或不到的封顶价(当然应该是动态的)。这在将要减少的电视剧产量的基础上,让制作方措手不及。电视免费是有政策支持的,观众错过了时间理论上存在收费观看理据,或者采用广告分成模式可能跟公平。

好了,收费铁定不可能不再反复说了。分成?连网站都不好计算单个节目的广告收入,因为有各种各样投放方式,有各种各样广告形式,错综复杂;因为没有权威第三方检测,还要开放后台端口给第三方检测。实际无法执行。

那好,你说版权方制作方怎么回应呢?大的一年制作几部,代理一些其他的,小的就一部,分散地。是不是也盟一把?他合纵我连横也还个标准?还是不集中回应,逐个情况逐个分析?

其实人家也只是说个数据而已,就像美国发言人说:“钓鱼岛区域在日美防护条例范围内”,然后又说:“美国从来不会在中日问题上站边。”别太当回事,自己的情况该怎么谈就怎么谈,连横不起来,合纵也没完成。

我就想了,其实人家尤大导演方向是对的:广告分成呗,要是不行,其实按流量收费能达到相同的效果。这个一定会出现的。终极目标解决方案:国家的NGB方案中的全国CDN中心。初级方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呗。

By: Simon Huang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3-2016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