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迪逊邦2014专题:入行这十年】第一篇

作者:木子双王令

早上朋友圈看到有一个大学同窗创业成功的专访稿件,心里还是默默被刺激了,于是逼着自己一定要把一个月就想写的文字码出来。

人到了一定年纪,自制力也像钙一样流失,喜好度却像极了Playboy,时间在沙发和被窝里厮磨,大脑里常蹦出句话“太累了要放纵一下”——更或许,这仅是为我个人慵懒找的墓志铭。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能不能树人树木都要看各自的造化,从0-10岁算是个飞跃,从懵懂无知到青春叛逆(话说现在互联网时代,貌似叛逆期都提前到三岁了);可要说从20-30岁,就觉不出什么质变了。

年龄逐增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惶恐,直到年过三十,在这个该立未立的尴尬时段,身边儿女拥绕、事业不断攀高峰的好友或昔日同学,就能带给你比父母家人还强迫的压力,尤其是如我般被冠上被剩下的白骨精者。

毕业十年,经历了一次考研的挫折经历了一次跳槽的无奈,幸运买到价格合适的房子悲催地小三年没抽到车号,忍受了北京奥运的自慰享受了一小撮儿人的恭维……生活在这个时代,哪怕是微如一粟,都能作为伟大和卑鄙的见证人,而我亲身见证了纸媒的衰落——幸或不幸,自知。

至今,本人庸庸碌碌中在一个都市报纸媒体中熬过了八年,燃烧了青春不留一点二氧化碳,不知道自己为何当初一脚踏进了这个传统纸媒的不归路,如果当初接受圈内最大4A公司的offer,本人也能混迹白领小资圈儿,偶尔泡个吧言谈中频频爆出schedule和layout之类的洋词儿还能顺便交个男闺蜜,现在想想,有些小激动呢——呸,瞎激动。

于是,现在的我为着明天见报的版面在抓狂,为着编辑记者的不靠谱儿在置气,所谓的新闻媒体人,一天到晚操着经营口儿的心,我已经不惮于用牛马骡驴来形容自己的工作状态,反正在一天就得活一天,凡事儿比较较真要求完美的摩羯座,就是想把自己负责的领域或行业“在传统媒体做出互联网的影响力来”——是不是意淫?

都说纸媒现在岌岌可危,可在我看来,身处帝都的都市报纸媒体更危,且不说每天的宣传要求就像星星雪花逐步浇灭燎原的新闻志向之火,但看林林总总杂乱纷呈的报业集团就让人烦心,其中一两家再随便恶意搅动一下市场,真会没法儿没法儿的。看到穗城新闻报道敏锐有立意自己就着急,总结来总结去不了了之;看到沪城报业整合跟互联网大佬某度合力做新闻,自己又着急,急招某度开会研讨,又没了下文——整个一寒号鸟。

身为传统媒体人(至少目前还是),自己操着“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心,谁都知道不可能凭一己一媒之力改变什么,于是更多媒体人的做法是“小车不倒只管推”或者干脆跳脱这个怪圈圈,或者眼高手低地邀请诸多互联网营销专家来出谋划策,一看预算就避之不及,就算有小打小闹做起来的新媒体新网站新多元化运营,愣愣地马非马骡非骡却在自鸣得意。

两年前某社交网站的高管曾跟我说过一句话“是不是觉得在纸媒,什么想法都很难实现,最现实的问题就是预算卡的厉害”,传统媒体人做事之前都要衡量我的投入和回报成不成正比,此思维如何跟得上变化的节奏——是不是真理。

十年不觉纸媒梦,存亡两茫茫,无处话凄凉,且行且思量,未来路在何方——我要想!

By: admin

  • 呵呵

    jk 2014.04.04 11:35:01 评论

  • 请登录发表评论。以上网友留言谨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任何立场。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3-2016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