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吴兆华(Jamo Woo)

一战时为了减少损失,英国海军将军舰涂上类似斑马身上的条纹,来增加其隐蔽程度。卧槽,原本灰蒙蒙的军舰涂上性感的黑白条纹不是在海面上更醒目更容易被发现?原来,那个还没有雷达的年代想要在战斗中干掉人或者物还是得靠眼睛瞄准,动物学家发现斑马在快速移动的状态下身上的条纹会产生一种视觉偏差,让估算其前进速度和路线变得困难,然后,一艘艘斑马,不,军舰就出发战斗了。

来自纽约的数据科学家Bryan Melmed登场,台下屏气凝神期待能学到获取并利用数据的先进思想,他也讲了一个故事:

有个医生收治了一名奇怪的病人,大脑结构的异常造成她能思考但没有感情,她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收集各种信息才能做出一些简单的决定,比如咖啡还是茶,蛋是单面还是双面煎等等。这点相信不少朋友(特别是处女座的)会有共鸣,这种病俗称纠结,总感觉信息收集得还不够多到能够做出判断。

人最终还是靠情感来做决定的,数据量再大也只是决策过程中的一个因素或是参考。这话从数据科学家的口中出来却听上去不违和,我想那就是Bryan所说的“数据的人性”。

国内对待数据容易走两个极端,数据绝缘体和数据收集癖。前者哪怕代理商精心呈现的数据都漠视,完全凭固有印象来洞察消费者,后者是只要能收集到的数据都要求收集然后锁进保险箱,就算单一来源的数据分析有给出传播优化的方向,数据关联的缺失会让传播的整体优化方向找不到北。

做个不负责任的推断,广告行业里的策略人基本上都是没读书心思的聪明小孩(读书好的也都投行赚大钱去了),高数统计概率这些估计还是够呛,所以策略人不可能像搞定媒体策划一样搞定数据分析,策略人需要在大数据和活章鱼之间找到存在价值。

来自创新热店iris的Ben和Chris认为,大数据可以是好创意的温床,但大数据无法直接长出好创意,好创意的种子在策略人的手中。问题越犀利答案越准确,有时候问题本身可能就是答案,所以策略人的角色就是通过打磨问题来锁定最有用的那部分数据。策略人未来会是数据打理人(Data Curator),与数据科学家(Data Scientist)协作来挖掘数据的最大价值。

如何打理好数据,凭个人经验写几条建议:

1)至少交一个懂数据分析的朋友(建模级别的,不是写问卷调研报告的);
2)了解各类调研原理和对应的数据格式,比如尼尔森最近推出的神经科学调研产品;
3)了解不同媒体可获得的数据类型和格式,比如微博微信API所对应的用户数据;
4)培养看到数据就脑补来源和方法的习惯。

回到开头,我知道你还惦记着斑马。未来一定会有让军舰隐身的高新技术,但是战争一触即发,首相和百姓都等不了。同样的,总有一天关于商业决策的所有数据都能收集并去重降噪,但是上市一触即发,客户和消费者可等不了。


【关于作者】
吴兆华(Jamo Woo)现任网迈广告首席策略官。策略人或从事策略相关工作的可以申请加入他的专用微信群听实时播报和吐槽,搜微信号(jamowoo)在加好友验证信息里输入姓名公司和职位即可。

By: jamowoo

  • 强烈赞同,数据技术的完善不是一天的事情

    hugh 2014.07.06 23:40:22 评论

  • 请登录发表评论。以上网友留言谨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任何立场。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6-2019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