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有一本纸质书首印超过200万册,上市一周内又数次加印,这听上去实在不像是这个数字化时代的故事。



2015年7月14日在全美90家书店首发的《设立守望者>(Go Set a Watchman)创下了哈珀·柯林斯历史上预订数量最多的纪录,超过《饥饿游戏》最后一部;这本书也成为亚马逊自《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以来,所有图书类别中预订最多的一本。

多年来,关于电子书毁灭纸质书的猜测从未停止,尤其是电子书给出版商带来的收入贡献在2011年至2012年快速增长。但从2014年开始,电子书销量增长在西方国家出现放缓迹象,纸质书销售却触底反弹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多个区域市场中,纸质书销量同比上升。

目前趋势显示,到2020年,电子书和纸质书的市场份额将分别达到30%和70%,而3年前,人们的预计是平分天下。

目前纸质书的回暖,也是因为一定程度上,电子书对纸质书的分流已经完成:“根据不同的读者习惯,实体书店和网店各自占据阵营,几乎都稳定下来了。”

电子书的盈利模式,仍在探索

在《设立守望者》热销前一个月,亚马逊再次调整定价规则:在已有的两项订购服务—Kindle Unlimited和Lending Library,以及亚马逊的自出版平台(Kindle Direct Publishing)上,将按照阅读的页数,而不是电子书数量向作者支付费用。

《设立守望者》在8月18日会出现在图书订阅服务Scribd上,你只要每月向这家美国公司支付8.99美元,就可以在上面阅读大量不同类别的电子书和有声书。

比Scribd成立更早的图书订阅服务商Oyster,在今年年初,与五大出版社达成协议,决定在网站出售电子书。而合作模式基于读者是否阅读以及阅读多少,诸如,读者阅读超过一本书10%的内容,Oyster就会支付电子书价格的60%。

电子书订阅探寻的理想用户阅读体验是,“不仅包括用更低的价格获得更多的书,还可以发现图书、在不同书之间更自由切换、浏览,在书之间寻找信息”。



亚马逊等服务商的新模式让人们看到技术推动优质内容生产的雏形,这会因此成为电子书优于纸质书的核心,但也会面临把作品碎片化的危险。

自出版模式能捧红电子书,更能成就作者

红遍全球的《五十度灰》最初是一部自出版小说,电子书成了它最佳的传播形式,人们毕竟不想公开被人看见自己在读情色题材的书;此外,电子书不会受到数量的限制,当这个话题像病毒般泛滥开来,人们可以立即在网上看到这本书的电子版,而不需要等待印刷,又进一步推动了话题的传播。

另一个角度看,自出版的出现让很多新作家能够进入出版社的视野,《五十度灰》就是企鹅兰登的一位编辑在网络论坛中发现的,并很快买下了它的版权。



一些服务于自出版的网络社区能帮助作者找到出版所需的各种资源,比如英国公司Bookmachine。它通过定期举办活动来推进出版业和自由职业者之间的信息交流与合作,参与者包括作家、出版商、图书编辑、设计师、市场销售等,基本涵盖了出版链条上的所有环节。

订阅方式,以及探索性的自出版方式,本质上都是在缩短传统出版业的生产链,比如终端销售环节或者图书编辑环节。

但这一次,传统出版业坦然接受了变化。

出版业直面挑战,进击吧

现在是出版业最好的时代,电子书出现之后,图书出版的决定权第一次交给了读者。

“数字化浪潮对传统出版社是一次洗涤,它要求出版社做更优秀的内容提供商,而把那些依靠卖书号为生的出版社淘汰掉。”译文出版社社长韩卫东说。



最早,出版社决定了人们该读哪些书,当话语权落在零售商那里,后者更注重单本书的销量和交易时间,至于读者有什么反馈则与它们毫不相干。

新型出版社Head of Zeus试图通过出版电子书,越过书商,直接与读者建立联系。一个全新的作家完全有可能在几个月内售出40万到50万本书,而不需要依赖传统的专业人士的书评,不需要做任何宣传,甚至不需要在实体书店内上架,读者之间的传播就是他们最好的营销。

“电子书的好处是定价可以有弹性,这有助于我们对新书和新作者的营销。” Head of Zeus的数字总监Nicolas Cheetham认为,这有利于作者进行更有创意性的创作。

现在Head of Zeus正在用同样手段预热《三体》英国版的正式出版。Cheetham在敲定版权那一刻就开始同时在网上发售电子书,实际上已有很多读者听说过这本书。“我们就让这股热度在读者之间自然生长,希望等到8月纸质版上市的时候配合宣传,可以达到爆发。”

Head of Zeus下一步大计划是推出按需印刷,目前其正与亚马逊合作,预计会在2016年1月推出一本只发售电子版的当代小说,而读者如果有收藏纸质版的需求,则可以选择按需印刷。

整个出版业的链条,变得更灵活

一些电子书零售商甚至在考虑向出版社公开一些数据,通过读者在阅读器设备上的阅读习惯,为图书推荐和出版社策划提供更有价值的参考。

企鹅兰登尝试一些新手段帮助读者发现好书。他们为多数小说编写缩写版,这些缩写版仅以电子书形式发布,就像电影预告片一样,吸引人阅读完整版原作。

此外,他们还同Unbound图书众筹网站合作,负责出版受欢迎的作品。在Unbound上,作者把手稿上传,Unbound团队会编辑一段简介发到网站上,由读者众筹决定是否出版这本书。Unbound会出版电子书,企鹅兰登则负责出版纸质书。

电子书正以一种方式被容纳到出版业当中。这些灵活的创新,对于出版社而言,竞争最激烈的仍是抢夺优质的IP资源。鹅兰登开始在IP开发上大胆尝试,不打算基于一部畅销书去拓展衍生品,而是先通过动画创造一个IP,接着再推出图书,该出版社投资制作了一部动画Puffin Rock,上个月刚被Netflix买下版权。

上海书城总经理江利认为书店的边界也会被放大,搞产品多元化,“要紧紧围绕图书这个核心产品,让一些有特色、有创意、大家平常不太见到的产品进入经营空间,形成另外一种互补。”

这近似于台湾诚品书店塑造生活方式的模式,今年9月,诚品书店将在苏州开设内地第一家门店。



至于纸质书的未来,欧洲知识分子艾柯、卡里埃尔在他们侃侃而谈的对话录《别想摆脱书》里是这么说的:“一经发明,轮子就尽善尽美,再无改进的必要和可能。同样的,书作为阅读的载体,也永不可能被超越和替代。”

_________
来源:第一财经周刊(2015年第29期,封面故事),原文标题“别想摆脱书”,麦迪逊邦进行了部分删减和编辑,如想查阅原文,请订阅《第一财经周刊》电子杂志或纸杂志。

By: Lillian Li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6-2019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