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与大数据打交道的管理者与创业者,具有成功职业女性必备的高度理性。她说:“从来没有所谓的职场环境不够好,只有自己没有做到。所有的问题,最后都往自己身上去寻找解决方法,会让你下次做得更好。”

来源:瑞丽-伊人风尚





“人年轻的时候去做什么不要想着现时回报”

刚看到薛雯漪的第一眼,你会感慨她把身材保持得仿佛运动员一样,她笑言这跟她从小喜欢体育,现在还坚持健身有很大关系。她身体的紧致和举手投足的干练,在一席得体职业装的衬托下,散发着自信又强大的气场。

我们的话题,从身材开始,直接聊到了少年。12岁,薛雯漪进入广州最好的高中,那是一个高考重点率经常达到百分之七八十的学校,薛雯漪至今的微信好友圈里最重要的一个群就是这些同窗。

在一群精英里,她的学习成绩不是最好的,但女子100米栏、五项全能却是当时学校里的佼佼者–“100米栏其实是很难的,需要很好的速度、协调性以及反映和判断,从小从事竞技体育对我影响很大,所以我不怕比赛,输了,无非就是再来。”

她的意志力不仅来源于体育,也来源于父亲的影响。”父亲一生四次职场大转身,从研发工程师到成功的国企管理人,已经不能简单用”睿智”一词来形容”,薛雯漪描述到,”身份是次要的,他每次从零开始,最终都能在新的领域成为行家里手。这让我非常崇拜。”

父亲对女儿寄予了很高的期望,6岁的时候就要求她五点半准时起床背英语,直到今天,薛雯漪还记得小时候天未亮,棍子在床沿快速击打的声音。”高考的时候我压力很大,开始整夜失眠、掉发,那可能是我一生最脆弱的时候。但即便那个时候,我也想,我不可以倒下,我可以应付。我自创了一套深呼吸法,自己打着节拍吸气吐气,在安静的深夜慢慢放松自己。渐渐的,失眠也没那么可怕。”

17岁,女孩多愁善感的年龄,薛雯漪冷静地战胜了失眠,她身上那种不服输、越战越勇的内核,已经萌芽。

北京邮电大学理工科毕业后,薛雯漪进入知名外企,工资是当时同龄人的七八倍还多。但父亲希望她出国深造,或者说,要求她出国深造–“不走出去,你不知道自己的局限。”在很不情愿的情况下,薛雯漪申请到了美国旧金山大学工商管理硕士,没有奖学金,身上只带了很少的一点积蓄–“少年时代我一直是很文艺的,最早我的想法是学时尚设计,甚至想当模特,但阴差阳错,好像命运就不让我往那条路走,一直把我和技术、管理捆在一起,与数据结缘,我的人生与大数据分析、管理须臾不可分,。”

在美国度过的青春,薛雯漪总结起来是–“在感情方面是屡屡挫败,找工作压力巨大。”一个偶然机会,她获得了给商学院院长当助理的工作,在报酬未知的前提下,尽心尽力地干,常常通宵达旦建立数据库,这份工作最后为她赢来了意外的经济回报,以及当时仓促申请赴美而没有拿到的奖学金,–“那时候我开始明白,人年轻的时候去做什么不要想着现时回报,只要你输出的是好的价值和产品,回报一定会来。”

毕业之后,她的事业进入加速道。26岁,薛雯漪成为UT斯达康产品经理,3年后,她成为UT斯达康公司的全球产品管理部总经理–“这不奇怪,我在UT的4年,工作的时长加在一起差不多赶上别人的2倍了,所以可以说我在UT工作了7-8年呢。”回国后,履历开始越发闪耀–中国网通的事业部总经理,、中电通信的首席执行官、中信大东宽带技术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我追求环境信任我,我也信任它,彼此愉悦”

“31岁开始,我历任了了两家比较知名企业的 CEO,带着新锐、野心和横扫一切的决心。我领导的团队都是比我大十岁、二十岁的男性,他们可能对我的评价是少不经事、不会驾驭资源、盛气凌人。这让我很沮丧,重新回顾这段经历,它的宝贵价值,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历久而新:一个人的心智应该能够匹配你所面对的一切,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所以在事业的道路上不要着急。一个人还没有足够强大的时候,过高的奖赏会杀死你。”

2006年,在事业低谷期,薛雯漪对自己所在的通讯行业的发展前景及其自己的特长和弱点做一次认真的反思。反思最后的结果,就是加入创业团队,进入互联网领域。

这年夏天,薛雯漪和其他几个创业伙伴,共同创立了随视传媒。创业是艰难的,一熬几宿是家常便饭,很多时候,白天主要是和客户开会和沟通,分配工作、思考方案的工作,经常要放在晚上,所以团队经常在半夜三四点收到老板的邮件。团队组建之初,经常要出差,一周在外三四天,跟着出差的小伙子们都生病了,就薛雯漪不病,别人都可以休息,只有她不行,她不允许自己病倒。卧薪尝胆的创业经历,也让薛雯漪一改旧日,她遵循着父亲曾经的道路”从零开始,彻底付出”–“随视刚开始的时候,我和团队一起,坐着公交车去拜访客户是很经常的事情。”

自然而然,信任和温暖也仿佛底层长出的种子,发芽了,而且充满生命力–“找对公司,和找好对象是一样的,年轻的我总向往大舞台、射光灯下,现在我追求环境信任我,我也信任它,彼此愉悦。只有你是舒服的,你产生的价值才是正向的。”

这是最好的时代,电商趋势不可逆,随视传媒的出现使得想借助 O2O 实现自我救赎的传统企业如久旱逢甘露。作为在电信IT和互联网行业拥有16年丰富经验的行家,薛雯漪把多年在大数据的经验和研究探索发挥的淋漓尽致,透过大数据之一的粉丝和转发,她精确地理解到后面的心理轨迹:”大数据其实是对消费者心理、行为、触点的采集,实现从行为痕迹到定制化应用的过程。大数据和爱情一样,要懂你的心。”跟百度TV合作的四年,随视传媒对对营销、系统、产品精度的要求,那份严谨和高标准,为薛雯漪和公司积累了众多的赞颂与信誉。

现在的薛雯漪给自己多元学习空间,她看管理、人文科学的书籍,也喜欢把佛教和道教当做哲学来学习,喜欢梁文道和陈道明的文章和采访,不管每天回到家多晚,她会给自己一点时间,喝杯红酒,听听音乐,看看电视(电视节目其实是可以非常及时反映着当下的娱乐消费心理的),刷刷微信圈。刷微信圈,对她而言,也是一种学习。

她的微信圈有三个重要圈子,一个是中学校友的群,大家可以心无芥蒂插科打诨,这是她最放松的时刻;还有一个圈子是新三板明星企业,她会默默潜水,把自身金融这一块的短板补足;还有一个时尚的圈子,在那里,她敏锐地把握流行的时尚趋势、场景营销和小微电子商务趋势-小圈子也给薛雯漪带来了新的灵感,让她和随视传媒发现和进入了一个新的电商化领域:明星时尚电子商务化。

“要感谢我的这个小圈子,从一个300多人的缩影,让我看到中国的中产阶层的商品消费心理和消费趋势。明星和时尚名人,将不再仅仅充当品牌/商品的代言人,他们将成为品牌/商品的设计人、专业买手、合伙人……而他们所背书的商品/品牌,是限量的或小批量的,所以其销售通路,不会再是传统的渠道,而会是粉丝经济下的小微化的电子商务”



“这世界上所有的美,不一定每一样都要占有”

拍摄那天,我们带去的音响里放着邓紫棋的《后会无期》。薛雯漪在摄影师调整焦距的时候,默默望向窗户的远处,眼神略微有一些迷离和沉思。片刻过后,她优雅地转身,对我们莞尔一笑:”这是我喜欢的歌曲。”

薛雯漪说,这首歌曲有她对情感和缘分的理解–无奈又淡泊,伤感却节制。

薛雯漪曾经对媒体说过这样一个观点,大数据其实古已有之,作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易经》中早已蕴涵着大数据的精妙。”易经、八字都是基于大量的人群样本,把人类共性数据按照很多的维度细分到很多、很细小的标签,根据标签的集合,可以勾勒出一个人的整体命运。”

在商场上,她是很理性、强大、符合逻辑的,在生活中,她有着非常感性、柔软、随缘的一面。她说,自己之所以喜欢研究大数据,其实也是喜欢研究人,研究心理,因为自己,总是可以对他人的感情充满同理心。

薛雯漪对美是敏感的,对气场也是敏感的。在出公差转机的国际机场,她会因为一个女孩穿戴非常美去搭讪–“我好喜欢你的裙子。”大家相谈甚欢,然后在彼此登机口分道扬镳,再也不见。

她说起不久前在餐厅,遇到一个可爱的混血宝宝,她一直盯着宝宝看,宝宝也看着她,突然,宝宝冷不丁用中文喊她一句”阿姨!”,那一瞬间,她吓一跳,然后又感动不已,那个情景一直留在她心中。

薛雯漪说,她喜欢欣赏这世上所有的美,但却不一定每一样都要占有。她喜欢车尔尼雪夫斯基说过,”既然太阳上也有黑点,人世间的事情就更不可能没有缺陷”。这也许也符合她最喜欢的易经的精髓–“人的生辰八字注定了人的性格,有些东西你注定得不到,但可以学着去接受,因此我们有了修行”。

因为十几年如一日在职场的好胜和打拼,高强度、快节奏的工作侵略了薛雯漪很多的生活时间,”一直和再三催促的父母说:明年停下来要个宝宝,然后一直没有能够停下来。已经承诺了5年了……”。薛雯漪对婚姻的态度是:不要为了可以生活在一起而婚姻,而是因为生活中不能没有对方而婚姻。她玩笑地说,”我是一辈子要恋爱的人。”

在薛雯漪看来,婚姻也好,爱情也好,都是在”输出美好的价值观,让对方感到美好。”一旦开始持续,则需要保持稳定的同步,”有的感情最后结果不好,也不是谁的错,而是在这个过程中,双方可能不再接受到对方的好的东西,成长的方向出现了偏离。”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薛雯漪一直是信奉这个理论的。”其实,从小到大,不管是工作还是爱情,我越来越明白不需要刻意、必须得到的东西,我只是觉得在追求的过程中,我为之付出努力、真心地给了,尽力到最后如果没有得到,也没有遗憾……不要问结果,追求本身,可能就是人生最大的意义吧。”

编者注:薛雯漪及其随视团队全新推出的实体经济电商化解决方案“趣摇平台”已经正式面世,借助移动互联网的连接属性,趣摇可以帮助实体零售服务和快消企业实现电商的数据优势,轻松实现互联网+,感兴趣的企业或营销代理商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或拨打趣摇热线:010-59897799。

By: Andrea Hou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3-2016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