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媒体人离职,早已不是什么爆炸性的话题,尤其是在新媒体持续发力的时代背景下,但今天我们来盘点的是一个窄众群体“电视媒体人”。

一直在纠结用什么话语来做此文的主题开篇,脑子里显现过的话语有“三十而立四十不惑”,有“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有“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而所有的这些言辞都显得无比做作和无病呻吟。

直到一周前,在中国传媒大学参加了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主办的“我们的口述历史”分享会,所见所闻似乎给出了问题的答案,这一波波离职潮背后的缘由和动力是:大家都是“病人”,病久后的状态要么是等待死亡,要么是找出症结积极治疗,不管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病。

(以下人物,按离职时间倒叙排列)

★ 最值钱:段暄







段暄就辞职事件发布的微博内容,“唉”字后面省略一万字……可据传他如果加盟王思聪公司,年薪能达千万,可谓盆满钵满。

★ 最年轻:曾湉







曾湉是本次盘点人物中唯一的80后,老公是2013年从央视离开的主播王凯。一句要做“有情怀的疯子”也算宣告自己还年轻。加入央视前在广院执教两年,如今还是以声音为创业资本。

★ 最心伤:赵普







9月18日,赵普在微博中曾感叹:“事业留人、待遇留人、感情留人,都不错,但核心是价值观留人”。这位在地震直播中哽咽流泪的男子汉,这位因为奉劝民众“不要再吃老酸奶和果冻”而被行业围攻的新闻主播,如今“躲进小楼成一统”,心中该是有着多大的无奈和伤心。

★ 最洒脱:姚长盛







比姚长盛离职新闻更受关注的,是他的书法。都说他的离职,是最意想不到而迅速的,“过了个十一假期”,回来就交了辞职信,台里也没觉得什么为难,好聚好散。关键是,长盛会常回家看看,“未来会与北京台合作”。

★ 最悲情:郎永淳







从多方曝光的郎永淳辞职原因看,这位人缘好、技能高、顾家又会医术的“五好”男主播,辞职竟然是为了“房贷压力大,无法维持体面的生活”“要照顾病妻和少儿”。如此因由惹得网友对央视的待遇一顿评议,怎么就不能“高薪养才”呢。

★ 最神秘:李小萌







李小萌的辞职消息是在哈文离职后,被其央视同事曝出的,尽管如此,还是没人知道她具体离职的时间,也不知道她离职后有何打算。从她8月份至今发的微博内容看,的确是围绕着孩子和家人转了。这位39岁生子的女主播被传是女承父业进了央视,曾经历“康师傅”干爹事件,但本人回应是“清者自清”。

★ 最励志:哈文







身为幕后工作者的哈文被外界熟知,除了因为她是2012、2013年春晚导演的身份,还因为她跟李咏的夫妻关系。2013年李咏从央视离开后,回传媒大学任教,但同时仍活跃在地方卫视的荧幕上(北京卫视《全是你的》、辽宁卫视《绝密往事》、山东卫视《我是先生》等多档),哈文离职原因很多人猜测是受李咏的影响,不排除继续做李咏相关节目的制片人。但其最靠谱的动向是回母校攻读博士学位,是够“励志的”。

★ 最乌龙:杨柳







杨柳从央视离职,某种程度上不算脱离体制,因为中央新影集团是中央电视台的下属单位,当初杨柳申请去新影的时候,以为填个跨部门转挡申请即可,谁料中央新影已经属于事转企的单位,如果想去,必须要先从央视离职,放弃已有的事业单位编制。

★ 最拼搏:张泉灵







张泉灵在公布自己辞职的消息时,写了一篇“生命后半段”的微博鸡汤长文,里面提及自己“年初天天咳血以致医生怀疑我肺癌。排除了之后,倒促成了我换个角度去思考我的人生。“,“如果好奇心已经在鱼缸外,身体还留在鱼缸内,心会混乱吧。”

从一名传统媒体记者跨界做互联网创业者,跨度之大令人惊叹。但如她自己所言,“42岁虽然没有了25岁的优势,可是再不开始就43了”。只要愿意去做去拼搏,“什么时候开始都来得及”。

哦,你看,人家老公是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还是这么奋斗和拼搏,你们是该好好学习一下。

★ 最争议:闾丘露薇







翻看闾丘露薇的辞职微博下网友的评论,颇让人唏嘘,网友对这位上海姑娘从电视台离职所表现出的态度,不像对其他人那么宽容,祝福的评论中会不时出现对她的“苛责评论”,关于柴静关于纽约式过马路,一个曾经的“战地记者、铿锵玫瑰”,收获的褒贬不一,正是这世界存在差异和矛盾的表现吧。反正,少了一个奋战在一线的公知,也总是好的。

~ 结语 ~

传统媒体人的离开是从2000年就开始的浪潮,曾经有人做过剖析,还划分出了“传统媒体人离职潮”1.0、2.0、3.0版本,现在已经演进到4.0版本。

1.0时代是2000年左右新浪等新闻门户网站兴起时,那时候能够有勇气离开强势的传统媒体,加盟互联网,实在需要当事人很大的勇气,当然背后是对互联网必然崛起的敏感嗅觉。离职潮的2.0时代,则是具备灵活商业头脑的媒体从业者,利用传统媒体积累的人脉和客户资源,出走开办公关、广告公司或者加入甲方从事品牌及PR业务。3.0时代,带有移动互联网新媒体冲击的背景,或者是看到了传统媒体势危的趋势,或者是不甘于埋没在旧体制,这波出走的传统媒体人,开创了新媒体、文化创意产业中创业的示范。

而今的4.0时代,表现的特征却不再那么单一和明显,回归家庭、创业从商、充电深造、授业于教等等态度不一的背后,是1970年左右、40岁出头的这群人的迷茫:50、60后的一代人赶上了传统媒体黄金时代,某种意义上也积累了躲过新媒体冲击的资本,比如同样是在2015年离开电视媒体的主播敬一丹,可以带着荣光退休,比如60后的一代人如今手握传统媒体权杖。

张泉灵说,“从头来过不是否定,是敢放下”。向终于开口说“再见”的人,送上最真诚的祝福。也向那些迷茫的彷徨的人,送上最温暖的鼓励。

By: Lillian Li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3-2016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