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0 creative man-20180107

广告圈里,人来人往算不得稀奇的事情,一来是这个圈子里的高级创意人才本来心思就活络,二来说实话这年头广告业的钱也没以前那么好赚,就算是最顶尖的创意总监也得承担P&L的压力。哪家都不会养着不能孵蛋的创意人。

麦迪逊邦为大家盘点一下,今年全球创意圈有的人还在努力往上爬,有的人撂了担子换了行,还有的因为公司调整架构被“三振出局”。

 01 安索帕擢升亚太区首席创意官

2017top10-global creaive-20180107-Tim Doherty

安索帕(Isobar)于2月宣布擢升中国区首席创意官杜天捷(Tim Doherty)担任整个亚太区首席创意官。履新后,他将继续驻任上海并向安索帕亚太区首席执行官林真汇报。靠近领导好办事,总是一个真理的。

履新后,杜天捷负责加强安索帕在亚太地区12家办公室的创意输出。同时,他还将着力增强并整合创意团队与策略、科技、创新、用户体验及咨询等主要业务部门的合作联结,从而更好地帮助品牌完成商业转型。

杜天捷于2008年加入安索帕中国担任创意总监,整合构建安索帕的创意能力,并带领团队为可口可乐、雪碧、百威及华为等品牌创造众多获奖作品。2014年,升任安索帕中国首席创意官,负责为国内外客户提供创意服务。在加入安索帕之前,杜天捷曾在博达大桥和奥美纽约任职。

 02 十五年老兵说辞就辞,不再服务福特了

2017top10-global creaive-20180107-Toby Barlow

WPP旗下福特专项代理商 GTB 全球首席创意官 Toby Barlow 在2月离开了服务长达14年的 WPP 集团,成为了 GTB 大规模裁员的半年后“征兆”。

2016年,WPP 集团把三家服务福特的代理公司整合到一起,由 Toby Barlow 负责全球创意领导事务。

虽然官方没有公布 Toby Barlow 离开的原因,但是有关人士将半年后的裁员视作是福特汽车在汽车产业的市场份额面临挑战,导致其代理商未雨绸缪。实际上,到2017年底,WPP集团到底能不能继续全面服务福特,依然是个未知数。

 03 因公司架构调整,阿诺全球CCO离职

2017top10-global creaive-20180107-Jim Elliott

汉威士集团旗下创意公司阿诺传播(Arnold)全球首席创意官 Jim Elliott 离职,这被认为是因为其母集团汉威士“大刀阔斧”地调整集团架构带来的影响——自2017年3月上旬开始,汉威士创意集团和汉威士媒体集团不再以独立子集团的身份继续经营。

除了 Jim Elliott 之外,汉威士集团在全球范围内对创意人员进行裁员,其中也包括汉威士美洲区首席创意官 Toygar Bazarkaya和汉威士创意集团首席执行官 Andrew Benett。

另外,汉威士集团对人员的职能也进行了一系列调整:汉威士集团美国创意主席 Jason Peterson 和汉威士芝加哥首席执行官 Paul Marobella 将共同带领集团北美地区的创意团队;阿诺传播全球首席执行官 Pam Hamlin 将会向 Paul Marobella 述职,北美所有办公室的首席创意官将会向 Jason Peterson 述职。这些职能的调整与原本负责 Arnold 全球 10 间办公室的创意业务的 Jim Elliott 的职责产生了不可避免的重叠。

2017年,多位 Arnold 老将纷纷离职,包括已经为 Arnold 工作20年的前任管理合伙人 Don Lane 以及执行总监 Barbara Reilly 和高级副总裁兼营销总监及新业务主管 Michael Shonkoff。

 04 杨耀淙转战博报堂任亚太区联席CCO

2017top10-global creaive-20180107-Yang Yeo

博报堂(Hakuhodo)于4月宣布聘请W+K上海前执行创意总监杨耀淙(Yang Yeo)以及木村健太郎(Kentaro Kimura)两人共同出任新设立的亚太区联席首席创意官

加入博报堂后,常驻新加坡的杨耀淙将与该公司老将木村健太郎联合主管亚太地区的创意管理事宜。

杨耀淙自2014起掌管W+K中国创意业务,并于2017年1月份正式卸任。显然,杨耀淙从全球最具创意精神的代理商转投博报堂令很多人不解。对此,杨本人在东京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与木村健太郎已经有八年的友谊,是此次跳槽的一部分原因。

博报堂在亚洲的大部分客户都还是日资企业,公司未来希望拓展更广泛的客户群。这意味着需要提升提名度,而对此木村健太郎承认,想要提升整个亚洲区域各家办公室的标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特别是在中国大陆、泰国、越南和新加坡,我们还有提升业务水平的机会。”

 05 ​葛瑞集团任命全球首席创意官

2017top10-global creaive-20180107-John Patroulis

5月,John Patroulis 辞去 BBH 纽约创意主席职务,前往葛瑞集团(Grey Group)担任全球首席创意官

他将填补Tor Myhren离开后的职位空缺。2015年下半年,后者离开葛瑞后加入苹果,出任营销传播副总裁。

履新入驻纽约办公室,他将要监管所有的创意拓展、帮助建立和执行视觉创意工作、招聘顶尖的创意人才并指导业务创新工作。

在2015年成为BBH纽约的创意主席之前,John Patroulis在该代理公司担任创意执行官一职。他早期的职业生涯里,曾共同创立了TwofifteenMcCann 以及T.A.G,并且完成了Xbox Halo 3的全球营销战役“信仰”。

 06 Chris Garbutt升任TBWA全球创意掌门

2017top10-global creaive-20180107-Chris Garbutt

TBWA\在5月宣布擢升 Chris Garbutt 担任全球首席创意官,全面负责公司的创意导向和发展方向,并且负责监管公司的全球性重大客户(如阿迪达斯、苹果、埃森哲、麦当劳、米其林以及日产汽车等)的创意产出。

此前他在TBWA\担任全球创意总裁以及TBWA\纽约首席创意官,所以这一次算了升了半级。他将接替长期担任全球COO的David Hunt。

Garbutt 职业早期就效力于TBWA\,一直做到TBWA\巴黎执行创意总监,后来在2007年跳槽到奥美,并于2015年回归到TBWA;在奥美期间,他担任奥美纽约首席创意官,为包括可口可乐、IBM以及蒂芙尼创作了一系列广告战役;更早前则担任奥美巴黎的首席创意官,为包括多芬、谷歌、路易威登以及IBM创作全球性广告战役。

 07 ​W+K有了两位全球联席CCO

2017top10-global creaive-20180107-Susan Hoffman

6月,Wieden+Kennedy合伙人之一的Susan Hoffman正式升任为联席首席创意官,将与Colleen DeCourcy一同负责全球创意工作。W+K的两位联席全球首席创意官都是女性创意人。

Hoffman于1985年加入W+K波特兰总部,成为这家公司的第八位员工,并开始服务客户耐克。从业32年间,Hoffman帮助W+K在全球各地建立分公司并先后担任过波特兰、阿姆斯特丹、伦敦、纽约以及新德里分公司的执行创意总监职位。除耐克外,Hoffman还服务过Old Spice、李维斯、克莱斯勒以及宝洁等客户。

Hoffman此前担任波特兰总部的执行创意总监一职,而DeCourcy则早在去年十月份被擢升为W+K的全球CCO。

 08 Razorfish全球首席创意官离职

2017top10-global creaive-20180107-Daniel Bonner

九月,SapientRazorfish 全球首席创意官 Daniel Bonner 通过领英账号发布消息称,自己将离开阳狮集团寻求“更好的机会”,不过他暂未透露去向。

Daniel Bonner于2011年加入SapientRazorfish(前身为Razorfish),并于2012年升任为全球首席创意官。Daniel Bonner在AKQA工作了15年,期间他主要负责欧洲市场的伦敦、阿姆斯特丹和柏林办公室的创意业务。

去年 11 月,阳狮集团旗下数字营销平台Pulicis.Sapient宣布合并旗下两大代理商品牌Razorfish及SapientNitro,组成SapientRazorfish。

 09 CP+B任命全球首席创意官

2017top10-global creaive-20180107-Linus Karlsson

8月刚迎来新全球首席执行官的CP+B,在9月底又任命了一位新的全球首席创意官 Linus Karlsson。履新后,他将和 Erik Sollenberg 成为工作搭档,并常驻CP+B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的总部办公。

履新之后,他将负责CP+B全球其他八个分公司的创意事务,主要客户包括达美乐披萨、卡夫亨氏、PayPal、美航、好时公司、Letgo以及Hotels.com等客户。

90年代,Linus Karlsson因与Paul Malmstrom搭档的“瑞典双人组”而出名。1996年,二人一起来到美国发展并在Fallon工作;2003年,二人共同创办了Mother 纽约办公室。之后,Linus Karlsson供职于麦肯广告,时任全球首席创意官。2014年,他又创立了自己的创意公司Ming。

此前,CP+B全球CCO由Rob Reilly担任,他于2013年卸任这一职位转战麦肯世界集团全球创意主席。

 10 ​遭到多宗性骚扰控诉,创意老将被解职

2017top10-global creaive-20180107-Joe Alexander

The Martin Agency首席创意官Joe Alexander因牵涉多宗性骚扰控诉,已于2017年12月初遭到公司解职。

据了解,10位女士和1位男士集体发声控诉Joe Alexander在过去数年时间内在语言和行为上出现过不当行为,一些甚至表示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他的不当言行就已现端倪。Joe Alexander 否认了所有的指控,并坚称其是自愿离职。

这位效力The Martin Agency 26年的老兵自2012年起升任首席创意官,在他的任期内,Martin 为 Geico 和沃尔玛等客户打造了多个获奖案例。

作为The Martin Agency 的母公司,埃培智集团在去年10月 Harvey Weinstein  性丑闻爆发之后,就积极投身于反对职场性骚扰计划之中。埃培智集团首席执行官Michael Roth 在内部邮件中言明公司对性骚扰“零容忍”,并鼓励员工拨打匿名电话举报不当行为。但是据多位前员工反馈称,并不清楚公司有举报电话。

***

广告公司还是在赚钱,但是没有以前那么好赚。特别是今年以来,甲方用各种名目压缩广告开支,外部的竞争更胜以往——来自技术、咨询等其他行业的企业正在悄悄吞食传播这块蛋糕。乙方要活下去就得开源节流——一方面声称自己的业务范围扩大,另一方面流线化公司架构。

而在大刀阔斧地调整中,能不能保住自己的饭碗就只有听天由命了。特别是那些薪水高抬头嗨的老将们。

2018年,大概只会更冷。

IF, Winter is coming.

 

麦迪逊邦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和摘录。

恶意抄袭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By: Xinxin Li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3-2016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