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VYWEIGHTS-IMG

去年10月起,因纽约时报发文揭露韦恩斯坦性侵丑闻事件,在影视界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实际上,不仅在电影行业中存在性骚扰丑闻,广告行业也不例外,这类不正当行为的发生也映射着广告行业环境内的性别问题。

根据英国广告协会IPA(The Institute of Practitioners in Advertising)在2016年的一份调查显示,在英国地区,男性在广告公司中所占比例不断提升,其中男性初级员工所占比例达56%,女性为44%。而且广告公司内女性高层的人数远小于男性,并存在着薪酬不一致问题。在广告机构高层管理人员当中,男性员工比例高达73%。(这意味着,仅有27%的主席、首席执行官、总经理等角色为女性)

metoo-0308.webp

席卷全球的美国反性骚扰运动#MeToo

性别问题不仅体现在数字上,近两年,广告行业因为言行不当,或者涉嫌性骚扰问题引发的负面新闻并不少。其中,对业内影响最大的下台事件当属盛世广告全球执行主席Kevin Roberts以及JWT全球首席执行官Gustavo Martinez 离职事件。

本文特别梳理自2016年以来,在反性骚扰运动期间影响较大的几则离职事件,以及几大全球广告集团针对此问题的处理举措,希望借此引发广告行业人士关注和共同反思。

 

Joe-Alexander

1. the Martin Agency首席创意官Joe Alexander

——26年老兵,因不当言行受到控诉而离职

IPG旗下创意热店 The Martin Agency的首席创意官Joe Alexander,因牵涉多宗性骚扰控诉,于2017年12月初遭到公司解职,随后该公司也迎来了首位女性CEO Kristen Cavallo。

据了解,多达11人集体控诉Joe Alexander,在过去数年时间内在语言和行为上出现过不当行为,一些甚至表示自上世纪90年代初,Joe Alexander的不当言行就已现端倪。Joe Alexander 否认了所有的指控,并坚称其是自愿离职。

这位效力The Martin Agency26年的老兵自2012年起升任首席创意官,在他的任期内,Martin为Geico和沃尔玛等客户打造了多个获奖案例。

作为The Martin Agency的母公司,IPG集团在去年10月韦恩斯坦性丑闻爆发之后,就积极投身于反对职场性骚扰计划之中。IPG集团首席执行官Michael Roth在内部邮件中言明公司对性骚扰“零容忍”,并鼓励员工拨打匿名电话举报不当行为。

事实不仅如此,IPG盟博旗下的极致传媒就曾被告上法庭,因其员工Ms. Mucciarone在接触客户Dr Pepper(该公司纽约办公室的最大客户之一)时被侵犯,事后极致传媒提供给Ms. Mucciarone职位调动的机会,但她拒绝了所有的机会并离开了公司。

 

Kevin Roberts

2.盛世广告全球执行主席Kevin Roberts 

——攻击性别多样性惹祸上身,最终以辞职道歉结束

2016年8月,盛世广告全球执行主席Kevin Roberts在发表关于女性的不当言论一周后辞职。一个月后,盛世广告全球首席创意官Kate Stanners接任全球董事长一职。

Kevin Roberts曾公开指出:女人的野心不如男人,并且在Business Insider的采访中声称广告业内关于性别歧视的争论“已经过时”了,他在阳狮集团内不会耗费精力思考这些事情。同时他也攻击了业内性别平等倡导者Cindy Gallop,称其试图借此话题营造光鲜的个人形象。

在发表这些言论后,Kevin Roberts被盛世广告CEO Robert Senior及阳狮集团CEO Maurice Levy批评并停职。

事后,Kevin Roberts 在媒体报道中表示,“我的一些不正当言论对人们造成了困扰和反击,对此我表示很抱歉。盛世广告和阳狮集团是我深爱并付出近20年的公司,它们因我而蒙羞。”

 

Gustavo-Martinez-JWT1

3. 智威汤逊全球首席执行官Gustavo Martinez 

——受下属女高管控诉,离职后再度回归WPP

2016年3月,全球最大广告集团WPP正式宣布旗下智威汤逊(JWT)全球首席执行官Gustavo Martinez 即刻"辞职",由Tamara Ingram接替。

Gustavo Martinez深陷此风波是由于被手下女高管——智威汤逊全球首席传讯官Erin Johnson控告其此前的一系列“不当言论”。Erin Johnson在控诉中声称Martinez曾在公司公开场合中当着同事的面在言语和行动上对其侵犯,甚至还在谈话中侮辱过犹太种族。

不过WPP集团对其的态度似乎并没有那么决绝,时隔18个月后(2017年10月),Gustavo Martinez在下台后首次公开以WPP西班牙首席代表身份亮相。西班牙媒体报道称其参加了WPP集团内部会议,WPP集团表示他正为公司负责一些“项目”。不过时至当时,Gustavo Martinez依然否认Erin Johnson的控诉。

 

alexei-alov

4. Rapp全球首席执行官Alexei Orlov

——被前雇员告上法庭,受到多项指控

宏盟集团旗下营销公司Rapp的全球首席执行官Alexei Orlov于2016年6月29日正式辞去职务,由于他收到了前下属关于“恐吓、性别歧视、种族歧视和骚扰”的相关指控。随后Rapp紧急任命EMEA/亚太区总裁Marco Scognamiglio来接替他出任临时全球CEO。

RAPP在2016年6月和前雇员——前美国区总裁Greg Andersen打上了官司。后者控告的理由包括“错误性的解职、报复和不公平的待遇。”Andersen声称在其向人事部门抱怨上司Orlov之后遭到解雇(他于2017年4月离开Rapp)。在Andersen的控诉里,包含了Orlov拒绝Andersen提拔一位女下属,因她“太漂亮了”而无法被认真对待,以及将一位犹太人同事描述为“吝啬鬼”。

一些知情人士还透露,由于“更广泛范围的恐吓和辱骂”,Rapp伦敦办公室有一大群人离职。

领英资料显示,在离开RAPP后,Alexei Orlov紧接着任职于DAS Group(隶属于宏盟集团),并于今年1月创建了广告公司mtm choice。

 

Colman-640-320

5. W+K伦敦首席策略官Paul Colman

——10年老将离场,离职疑似源于内部控诉

2018年1月末,W+K伦敦宣布其首席策略官、合伙人Paul Colman离职。对于Paul Colman的离开,该公司并没有解释具体原因,不过其在公开声明中表示,“W+K不容忍任何形式的骚扰行为,如果有人被指证出现骚扰、或不正当行为,那么他将会被及时进行调查。同样, 如果发生了侵犯行为,我们将会采取相应措施。”

据声明,Paul Colman的离职是由于该公司HR收到了来自内部的控诉消息,W+K表示对于内部事务不发表评论。

实际上Paul Colman已经算是W+K的一名老将了,自从2007年他便以策划部门负责人身份进入W+K伦敦办公室,此前他还曾服务过乳酸菌品牌养乐多(Yakult)。在2014年他被提升为首席策略官一职,两年后Paul Colman成为W+K全新的15个全球合伙人之一。

 

Andrew-Christou-TEXT-2018

6. 阳狮西雅图首席创意官Andrew Christou

——7年老兵离职原因不明,其3年前曾受指控

同样在2018年1月,阳狮西雅图(Publicis Seattle)首席创意官Andrew Christou宣布离职。对此,阳狮拒绝表示“此决定是由于性骚扰,”相关发言人称这是由于业务发展需要,与员工个人事务无关。

据《广告周刊》报道,Christou是该公司的7年老将。他曾协助客户T-Mobile(跨国移动电话运营商)在业务上取得突破性的进展,此外他还曾服务过American Girl、艾迪堡(Eddie Bauer)等品牌。

早在2015年,该公司曾处理过一项纷争,缘由是当年一名前员工指正Andrew Christou有性骚扰行为。

 

VICE-2-0307

7. Vice Media总裁Andrew Creighton、首席数字营销官Mike Germano

——纽约时报一篇文章,Vice Media“双官齐下”

2018新年伊始,广告圈就不太平静。Vice Media旗下数字化营销机构Carrot Creative的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兼Vice Media首席数字官Mike Germano于2018年1月末离职。此事发生不到一个月前,Vice Media总裁Andrew Creighton被停职调查。

两人的离职均是因为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中,指向二人涉嫌性骚扰。报道中还称该公司企业文化和工作环境都是“对女性贬低和不舒服的”,Mike Germano更是被两名女员工(Amanda Rue和Gabrielle Schaeffer)点名指控。

Vice在2013年开拓性地买下了Carrot Creative。毕竟在当时,一家媒体公司收购广告代理商尚属罕见。Mike Germano离职后,Vice Media决定将Carrot Creative并入到创意机构Virtue旗下。不过此事对公司业务影响也不小,根据员工消息,Vice Media的几个大客户如联合利华、Ally Financial等就和Vice进行会议讨论他们所担忧的问题。

 

Ted-Royer-Droga5

8. Droga5纽约首席创意官Ted Royer

—曾打造反性骚扰作品,创意老将被公司离职调查

NYT-she-said

自韦恩斯坦事件后,一场名为#MeToo的美国反性骚扰运动正在席卷全球各个国家。此前在金球奖上,Droga5纽约前CCO Ted Royer曾为纽约时报打造了一支广告(上图)。

不过,作品有时候不能完全代表个人意愿。这位前首席创意官于2006年加入Droga5,不过却在今年1月末被Droga5开除,理由是“我们要为我们的员工维护安全、包容的环境,对于个人事务我们不再做过多评论。”

在Ted Royer任职期间,他曾为尊乐、Newcastle 、纽约时报打造过多个优秀案例,他也曾获得广告界多项殊荣,并担任过戛纳创意节等奖项的评审。

 

当今反性骚扰浪潮下,各大全球广告集团采取了哪些措施?

 

► 埃培智集团 IPG

处理方式:公告警示、提供举报热线、完善制度、指定线上课程

在韦恩斯坦事件发酵过后,IPG全球CEO Michael Roth于2017年10月末向全公司发布内部通知,表示将为员工创造一个更加安全的工作环境。

公告中写道:一切不利于工作环境(包括言语、身体上的)的行为, 公司都会采取零容忍态度。无论是来自同事、领导、供应商或是客户的这类不正当行为,员工都应拒绝。不仅是在办公室,线下活动以及社交聚会等场合,员工也应注意这类问题。如有需要,员工可直接向管理部门、人力资源及法务部门报告情况,公司将保护每一个员工的安全。公告中还提供了举报热线,完善公司的反性骚扰制度。

同时Michael Roth也表示,IPG将在美国地区制定线上反性骚扰必修课程,以确保员工熟悉公司制定的反骚扰政策。

► 宏盟集团 Omnicom Group

处理方式:公告警示、CEO明确表态

与IPG不谋而合,宏盟集团全球CEO John Wren也向员工明确指出集团的“零容忍”政策条令。

► WPP

处理方式:完善制度、员工培训

行业媒体DIGIDAY曾在2017年11月,询问全球各大广告集团是否曾针对性骚扰等不正当行为,制定相应的制度和预防措施。WPP的一位新闻发言人表示在该公司2016年的可持续发展报告中,相关政策已经被清晰列举出来,同时他们也正在培训员工这类方面的意识

► 汉威士集团 Havas Group

处理方式:公告警示、指定线上课程

无独有偶,在2017年11月末,汉威士全球CEO Yannick Bolloré 向全体员工发送通知称他们必须要完成2个关于骚扰行为及企业伦理的必修课程。

同时Yannick Bolloré 强调,汉威士集团绝不容忍任何形式的骚扰行为。汉威士的文化建立在合理的行为举止以及人与人相互尊重的基础上。

► 电通安吉斯 Dentsu Aegis Network

处理方式:员工培训、完善制度

电通安吉斯表示,“我们致力于为员工推出全新的性骚扰预防培训。从各大版面的头条来看,显然全行业的人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过去的一两个月,骚扰事件报道发酵地如此迅猛,而行业中任何公司当时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年麦迪逊大道风风火火的“广告狂人”时代已经过去,如今全球广告行业内却依然鲜有女性担当高层。不过反侵犯的声音也从未停息,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站出来声讨侵犯者,呼吁打倒那些广告行业的“韦恩斯坦”。

此前,曾是创意公司BBH纽约创始人的女权人士Cindy Gallop就曾向媒体透露她曾收到多位女性的来信,同时Cindy Gallop认为,广告公司可以为员工创造更好的工作环境,比如在雇佣员工数量上更加男女平等,以及建立关于性别事项的制度等等。

当然,因性丑闻下台的毕竟只是冰山一角,真正隐藏在光鲜假象下的丑恶行为究竟有多少,我们还不得而知。有许多受害者选择沉默和忍气吞声,当然我们也要为那些选择勇敢站出来的人的勇气而支持。

 

编辑 | ASHLEY FU

版权所有,请勿随意转载。

如有需要,联系:madisonboom@163.com

By: Ashley.Fu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6-2019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