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额报酬向来自认受之无愧的苏铭天爵士,最近又因为他的收入问题上了头条。根据WPP集团本周三发布的公告显示,身为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的Sir Martin Sorrell将收到2017年的价值1000万英镑的长期红利(long-term bonus)。

wpp-sir-martin-sorrell-20180317-2

设计台词:俺今年的BONUS也只有10个million英镑啦

这个数字跟去年的4160万英镑比起来,缩水了不止一点点!只剩下了1/4。(不过去年,依然有超过20%的投资者投票反对WPP集团对管理层的股权激励计划)。而缩水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WPP集团的股权激励计划发生了变化。根据WPP此前的管理层股权激励计划(LEAP),爵爷在2012-2016年收到近2.1亿英镑的股权分红,股东们对此相当不满。

martin-bonus-20180319-1

2013年WPP集团在股东大会上重新通过新的管理层长期股权激励计划EPSP,计划从2017年开始,五年为一期。此外,当年股东投票限定爵爷的分红不能超过他工资的9.74倍,也就是2000万英镑。随后,股东们又决定从2021年开始,他拿到的分红不能超过工资的6倍。

今年是五年计划 EPSP 2017-2021计划  ( Executive Performance Share Plan)  偿付的第一年。它的计算方法是基于营收增长(Earning Growth)、资本效率(Capital Effectiveness)以及股价增长(Share Price Growth,考察的是每股收益(Earnings per Share)、净资产收益率(Return on Equity)、股东总回报(Total Shareholder Return)三项指标。

除了苏铭天爵士之外,受益于这项计划的还有 WPP集团首席财务官 Paul Richardson 以及30位高级管理人员。

众所周知,2017年是近9年来WPP集团表现最差的一年——过去12个月市值缩水了近1/3。深受WPP集团股价滑水影响的各路股东怀疑苏铭天爵士应不应该拿这笔大 Bonus。

bonus-martin-20190319-2

WPP集团的股价跌至2014年以来的最低点

老爵爷的退休金、福利金、工资和短期股利等收入情况直到今年四月份才会公开。据一位不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爵爷去年的一般性工资收入也约有640万英镑。

过去一年,广告行业环境险恶。对WPP集团来说,外忧内患不断。集团的大客户联合利华、宝洁因为激进投资者的关系狂砍预算,各互联网巨头型公司也虎视眈眈(寻求不通过中间商)薅广告预算的羊毛。WPP集团旗下的各公司眼下也在忙着应付几个大客户的全球性比稿:比如,智威汤逊和竞立媒体是否能捍卫壳牌公司的全球创意与全球媒介业务汇丰银行亦在召集全球媒介业务比稿,而传立媒体持有该项业务将近15年;福特汽车与WPP的合作关系暂时尚未明确下来。

为了抬升利润,开源的难度原大于节流。苏铭天爵士已经在过去两年合并了好几轮旗下的代理厂牌,包括“一个”奥美的大整合、迈势和尚扬合并为Wavemaker一家博雅和凯维合并为 BCW、五家品牌咨询公司的合并等等。

投资者和股东在心里盘算的,还不仅仅是爵爷的钱袋。WPP集团的股东之一Royal London Asset Management 的责任投资总监Ashley Hamilton Claxton表示,“现在的问题是,当他(苏铭天爵士)退休之后,WPP集团会变成什么样?”

另一位投资者Hermes Pensions Management则敦促WPP集团,在现年73岁的苏铭天爵士退休之前,需要关注WPP集团的“继任者风险”。

安尼微,我们可爱的爵士根本没在怕啦。

bonus-martin-20180319-3

By: Xinxin Li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6-2019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