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sonJohnsonlogoin

全球广告大金主之一的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目前已经正式委任WPP宏盟集团,两家集团来全面负责其全球创意业务。

强生公司在去年底召集的此次全球业务比稿主要就是为了削减费用,以及采取全新的代理运营模式。

所以本次比稿之后,作为应对客户的要求,WPP和宏盟集团将会各自设立一个专门的纽约办公室,以便那些服务强生客户的所有员工(来自各自旗下不同子公司)坐在一起。(估计在其他市场也必须如此吧)

WPP的强生业务专项团队的名称为“Neighborhood”,将会集结来自智威汤逊(创意)、VML(互动)、贺加斯(制作)以及Geometry(线下营销)的人员。

宏盟集团的强生业务专项团队被命名为“Velocity”,将集结来自BBDO、DDB以及Roberts & Langer的雇员。

如果说到“专项团队Dedicated Team/Unit”,对于广告业已经不是啥新鲜事儿。但这一次强生的要求可不仅如此:强生公司要求WPP/宏盟要允许客户的互动媒介合作伙伴-比如谷歌/脸书等以及媒介代理伙伴J3(隶属于埃培智)的服务人员也可以坐在Neighborhood或Velocity的办公空间内。也就是要求“全面性的Dedicated”。

过去,广告集团的Dedicated Team/Unit 了不地就是麾下各家子公司的人员坐在一起,再怎么说,也是集团内的一家人。

而这一次,强生公司要求不属于一家集团的人员坐在一起。
对于Neighborhood来说,你要和互联网公司(FB、谷歌)以及IPG旗下的J3的人坐在一个办公室里,同呼吸共命运。
对于Velocity的人来说,你一样要和互联网公司以及J3的人坐在一个屋檐下,聊趋势扯闲篇。

那画面,想一想,也是相当酸爽的。比如,
咱们广告业里,常见的乙方特别爱吐槽甲方爸爸的现象,估计是可以得到根本性的解决;如果不能灭绝的话。

简而言之:One Team , No Complaint.

据悉,WPP/宏盟的工作将会根据具体的品牌进行分割。但目前强生还不愿意具体说明谁家负责哪些品牌。

来自《广告周刊》的报道称,强生公司拒绝对新的代理模式进行评论,只是给出一份说明,“众所周知,现时的代理商模式已经不再适用于现代的营销世界,这也是被广泛接受的事实。我们必须进行改变,我们的代理商也必须改变。这一切都有关于如何定义未来的代理商模式,并且(我们一起努力来)构建它。”

“强生消费者业务的变革的一切都与成长紧密相关,都与迅速敏捷的应变相关。我们也期望节省成本。尽管如此,归根结底,我们致力于将代理商的生态模式变得更加透明、更加灵活,并能够更加贴近数字化世界、社交化时代。”

强生公司的这种变革意愿并不新鲜,特别是对宏盟来说。2016年,麦当劳在经过比稿之后,将北美市场的所有广告业务全部委任给宏盟的专项团队——We Are Unlimited。

对于强生公司来说,对“Dedicated Team 专项团队”也不陌生,J3就是埃培智(或者说IPG Mediabrands 盟博)为了服务强生的全球媒介事务专门设立的。2015年10月31日,J3赢得强生公司高达26亿美元的全球媒介业务。

By: admin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3-2016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