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WPP集团的年度股东大会上,WPP集团董事长Roberto Quarta被点名就苏铭天爵士6220万美元的薪酬进行辩解。他说道,“苏铭天爵士从无到有,建立这摊子生意。他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个事业中。我不认为(为了领这份)薪酬才使苏铭天爵士留在WPP。他已经在公司30多年了,但愿我们能有他在这里继续工作更多更多年。”

再又不足一年,苏铭天爵士却已从这家世界最大广告传播集团离职,就在接受“不正当行为”的调查之时,就在WPP遭受十年以来最糟糕的业绩表现之时。然而,他已经给整个广告行业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遗产。

那么,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WPP广告帝国的成长史。

sir-martin-sorrell-0415c

1985

刚刚卸任萨奇广告集团财务总监不久的苏铭天(Martin Sorrell)对英国电线塑料制造商—Wire & Plastic Products进行投资,耗资67.6万英镑,取得控制权,目的是希望构建线下营销业务。翌年,苏铭天正式成为WPP公司CEO。

martin-sorrel-1985.webp

苏铭天 Martin Sorrell/1985年

1987

上一年整体营业收入才3800万美元的WPP,对知名广告公司智威汤逊发起广告历史上第一次“恶意大收购”。而且从根本上改变了一贯“儒雅”的广告行业。

起初,智威汤逊拒绝了苏铭天提出的4.35亿美元的报价,并声诉终止其收购意图。尽管智威汤逊当时三大客户—福特汽车、固特异、伊士曼柯达—都对收购进行阻扰,但苏铭天最终还是以5.66亿美元的报价成功买下了智威汤逊。固特异客户选择离开;福特汽车当时撤回9000万美元的广告业务,但如今依旧是WPP集团的核心大客户之一。

adage-1987.webp

《广告时代》对智威汤逊收购案的封面报道(1987/6/15)

1989

买下智威汤逊两年后,苏铭天再次发起对另外一家创意大厂的恶意收购,这一次被苏铭天选中的猎物就是奥美。WPP最终以8.64亿美元吞下了成立于1948年的奥美。苏铭天也由此被人们成为“麦迪逊大道上的食人魔”,而奥美创始人大卫•奥格威甚至称他为“一个可恶的小混蛋 an odious little shit”。

后来这两个人的关系逐渐缓和,前《广告时代》编辑Fred Danzig曾写道,“苏铭天大胆地邀请奥格威先生晚餐,奥格威先生身为一个绅士也意识到自己对这位素未谋面的人言辞过于激烈,所以二人坐下来,一顿晚餐之后成为了新的朋友。”

David ogilvy-0419.webp

大卫•奥格威—奥美联合创始人

1990-1992

随着整体经济和广告代理生意的不景气,昂贵的奥美收购案使得WPP背负巨额债务。1990年,一场利润大下滑的预警使得WPP的股价在四天内暴跌66%。WPP的股票更是在1992达到谷底(2.5美元/股),相比于1989年的股价峰值更是下跌了惊人的96%。

1991年,外部会计事务所对WPP是否还能持续经营表示怀疑。1992年,爵士成功说服银行,将高达10亿美元的债务,转换成对WPP的47%股权,并暂停了激进的扩张计划。

1999年12月31日

苏铭天被加冕为爵士。在2002年valleygirl.tv的一次临时性采访中,他提到当年加冕仪式上,当女王把剑放到他的肩膀上,“女王对我说,‘你会依然在商场中奋战吗?’”苏铭天有点吃惊,回答道,“好吧……女王陛下,我会的——除非你知道一些我不不愿会继续的事情。”

2000年5月

WPP集团以47亿美元的价码买下了扬罗必凯。甚至在苏铭天爵士达成协议之前,由于大家认为这个收购价格过高,WPP的股价遭遇暴跌。扬罗必凯收购案也是广告行业有史以来并保持到今天的最大金额纪录。

扬罗必凯在当时很难称得上是广告业最热门的公司之一,然而在这项交易中也囊括了许多有价值的资产,比如伟门现在已经是广告业中最大的数字营销公司之一。在宣布收购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的是“有了扬罗必凯,WPP将会成为广告行业的领导者。”话虽如此,但宏盟集团在当时其实是以数十亿的市值优势排在WPP之前。

2003

WPP集团收购了Cordiant集团,将达彼思Bates、Fitch、 HealthWorld和 141 Worldwide收入旗下。同年,WPP集团还创立了群邑集团,来统管旗下的所有媒介代理公司。

Hamish McLehnan and Martin.webp

Hamish McLehnan 和苏铭天爵士在扬罗必凯(2013/11)

2005

麦迪逊大道剩下的最后一个超级独立广告集团—葛瑞集团,也被WPP集团以18亿美元(现金+股票)的价格收入囊中。葛瑞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Ed Meyer在交易完成后的第二天就卖掉了他换来的全部WPP股票。也多亏了葛瑞所持有的宝洁业务,宝洁最终成为了WPP集团前10大客户之一。这场收购使WPP成为了年收入94亿美元的广告传播集团,不过它依然些微落后于宏盟集团,后者的年收入为97亿美元。

GREY GLOBAL Group in NASDAQ.webp

2005年3月4日,GREY GLOBAL Group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退市,Edward H. Meyer(图左)敲响当日闭市铃。

2007

这一年,WPP集团耗资6.49亿美元买下 24/7 Real Media,一个曾经有过辉煌历史的数字营销公司。美林银行曾在1998年以70美元/股将24/7进行IPO,后者的股价曾一度飙升到348美元。美林分析师Henry Blodget在2000年的时候强烈推荐这支股票。不过私底下,在邮件里他却把它称为“狗屎”。

在互联网经济泡沫破裂后,24/7的股价在2001年甚至跌至45美分。在2006年之前的十三年时间里,24/7 有12年时间都是亏损的。然而WPP看到了机会,并把它加入了自家的数字营销版图里。谁来协助WPP居间完成这笔收购案呢?额,美林银行。

2008

这一年,WPP集团终于超越宏盟集团成为全球最大的广告传播集团。WPP在10月以19亿美元收购了市场调研机构TNS,将后者的收入并表,完成了一次终极飞跃。从那以后,WPP的广告业大哥大座椅从未旁落他人,直至今日。

2012

WPP集团以5.4亿美元收购了独立的数字广告公司—AKQA雅酷。在WPP集团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有多达60%的股东反对苏铭天爵士的超高报酬。

2013

7月,阳狮集团和宏盟集团突然宣布两家集团将进行合并。如果合并成功,苏铭天爵士苦心经营的广告业头把交椅将不得不拱手相让。苏铭天爵士评价双方的潜在联姻为“这太混乱了,但它将给我们带来许多机会”,并称这场合并对于两家的员工和他们的客户没有半点好处。此次广告史上超级大合并最终在2014年5月宣告流产。

Maurice Levy and john wren.webp

Maurice Levy &庄任在巴黎宣布合并案

2017

强烈反对苏铭天爵士薪酬已经持续成为股东们在WPP每年股东大会的持续议题。2017年6月,股东们就苏铭天爵士上一年6220万美元薪酬提出质疑。尽管这个数字和上一年的9110万美元比起来已经缩水不少。

WPP集团2017年全年营收为197亿美元,继续稳居全行业第一。

martin in davos.webp

苏铭天爵士在达沃斯论坛上

2018

3月1日,WPP集团遭遇了自1999年以来股价跳水最严重的一天。因为苏铭天爵士已经对外预测2018将是收入无法增长的一年,并把责任归咎于快消品客户的压缩预算。

4月3日,WPP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经“任命了独立咨询公司,专门调查对苏铭天爵士的个人不当行为的指控”。苏铭天爵士直接否认这项指控。

11天后,苏铭天爵士正式卸任WPP集团CEO,结束了他在这家全球最大广告传播集团的职业生涯。

 

______________

 

All About EGOs, in adland

From Lord Maurcie Saatchi to Sir Martin Sorrell

From Lord Maurcie Saatchi to Sir Martin Sorrell.webp

BOTH (MAY)BE ENDED BY 

A HERO CALLED DAVID HERRO

DAVID HERRO.webp

信命,不信命?

反正我大抵是一个宿命论者吧。

THE POWER

WEST TO EAST

 

编辑 |  JOE CHEN

By: admin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6-2019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