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p-coverimg

2018年,注定是WPP的多事之秋。

英国《泰晤士报》28日率先报道,凯度集团(Kantar)的掌门人目前正与银行和私募基金公司,就从母公司WPP剥离出来的潜在可能性进行洽谈。

两周前,WPP集团创始人及担任30多年掌门人的苏铭天爵士(Sir Martin Sorrell)突然宣布离职。

《泰晤士报》称,自2003年开始担任凯度集团全球CEO的埃里克•萨拉玛(Eric Salama)希望对自己执掌的这家数据\市场研究及咨询公司进行一项潜在的管理层收购(MBO)。

eric-salama-kantar

出售凯度或将为WPP带来35亿英镑(合45亿美元)。来自Liberum的分析师 Ian Whittaker 则建议可以用这些钱来偿还一大部分WPP的债务,或者现金(红利)分给股东。自成立以来就是常年挥舞支票全球买买买的WPP集团,目前的整个债务已经高达45亿英镑。

成立于1993年的凯度集团是全球最大的数据、调研和咨询公司,目前在100个国家的雇员大概有约3万名,去年的销售收入为27亿英镑,并实现了约3.5亿英镑的运营利润。

Kantar-Profile1

自苏铭天爵士因涉嫌“个人不当行为”突然离职以来,市场上对WPP这只庞然大物是否会被肢解的猜测已然甚嚣尘上。而分析师们纷纷表示,将WPP旗下的一些个别业务拆分后(的资产价值)可能比保持一个完整的WPP,价值更大。

市场预估,出售其一些主要业务,就可能获得220亿英镑,远远超过WPP现在150亿英镑的市值。

但是,WPP集团先前已经上任的两位联席首席运营官马克·里德(Mark Read)和安德鲁·斯科特(Andrew Scott),则希望淡化市场上的此类猜想。

在上周他们发给全球员工的第一份备忘录中,联席COO—马克·里德和安德鲁·斯科特都否认有任何拆分公司的意图。

“我们不认为这事讲得通。在一个客户需要更快、更灵活、更全面的解决方案的世界里,我们需要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而不是进一步分离。”

Eric Salama 被认为是正在角逐WPP集团CEO职位(的人选之一)。虽然他也同意WPP不应该被拆分,但据信如果投资者进一步推动凯度集团的出售,他很可能会考虑选择对凯度进行MBO。

今年57岁的Eric Salama曾在1994至2002年加入WPP董事会,担任集团战略负责人。而后,转入新成立的凯度负责公司的具体运营。他拒绝对《泰晤士报》的报道进行评论。

WPP的一名发言人表示,“罗伯特•夸塔(Roberto Quarta,WPP执行董事长)、马克•里德和安德鲁•斯科特都正在领导WPP集团,并重新审视公司的战略。他们将聚焦于集团的最佳形态,以创造增长和股东价值,并在适当的时候向董事会提出建议。”

“现在对具体的资产出售的猜测还为时过早。此时此刻,毫无疑问的是,他们不认为拆分WPP是明智的。”

但一切不会是空穴来风。
WPP该怎么接招&拆招?

sir-martin-sorrell-os-img

2018©麦迪逊邦 版权所有
禁止任何个人和媒体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
未经许可进行转载者,祝福TA死全家绝后代

By: admin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3-2016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