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6-05
  • Comments Closed
  • Tags: ,

martin sorre-20180605

2018年上半年的行业话题热词一定是少不了“WPP”和“Sir Martin Sorrell”了。从WPP集团掌门人苏铭天爵士的离职,再到关于WPP集团“被肢解”言论不断涌现,以及几大长期大客户陆续召集全球性比稿,这一切都让焦虑的乌云笼罩在整个WPP集团的上空。

4月底,我们曾报道过“肢解WPP”甚嚣尘上之际,凯度CEO被传为MBO正密会金主们》,其中就有说到成立以来一直通过资本来扩充行业版图的WPP集团的债务目前已经高达45亿英镑,来自投资者的压力让WPP集团将出售旗下凯度集团(Kantar)这一猜想的可能性进一步提升。

英国《泰晤士报》4月28日率先报道,凯度集团全球CEO的埃里克•萨拉玛(Eric Salama)目前正与银行和私募基金公司接触,就从母公司WPP集团剥离出来的潜在可能性进行洽谈。

上周,苏铭天爵士宣布王者归来,驾驶一艘全新 “S4 Capital ”驱逐舰驶入广告业的汪洋大海。

与此同时,WPP的投资者正步步紧逼,或许将迫使前者出售凯度集团以及相关业务部门,而这很可能将向苏铭天爵士(的新驱逐舰S4 Capital)敞开大门。

Pivotal Research 广告行业资深分析师 Brian Wieser 今天说到,凯度集团的出售将“获得那些本就不喜欢数据业务的投资者的欢迎”,如果无法成功出售凯度,对他们来说将很可能是“无法接受的”。

Brian Wieser还提到,WPP集团对ComScore、Globant、Vice和AppNexus的投资,也很可能将会被清盘出售,以便用来支撑WPP的股价。WPP集团的股价自2017年2月以来就一直在走下坡路。

Brian Wieser 也对WPP集团提出警示,如果WPP集团找来一个空降兵来接苏铭天爵士留下的权杖,“我们认为这将会对整个WPP集团的高级管理团队和业务本身造成更进一步的破坏。”

目前,苏铭天爵士的WPP后继者已经有一些比较热门的人选,比如新任联席首席运营官 Mark Read,以及同样被提及Oath公司首席执行官Tim Armstrong。内部子弟兵和空降兵都有。

如果WPP真的准备出售凯度集团,显然苏铭天爵士的S4 Capital 极有可能成为凯度的买家。

Liberum Capital 欧洲媒体研究业务主管 Ian Whittaker表示,正如法国金融媒体《回声报》上月暗示的那样,苏铭天的新公司 S4 Capital将成为凯度(Kantar)的潜在竞购方。

“如果如他所说有意进入数据领域,那么这些资产(WPP的数据投资管理业务)显然是值得购买的。”但 Ian Whittaker 也补充说埃森哲和其他战略咨询公司也不排除会对(购买)凯度产生兴趣。

德格鲁特咨询公司老板 Alex DeGroote 则说,迅速出售凯度和其他业务部门对于WPP是可能的,其迫切程度足以令其忽视掉很多其他有竞争力的竞价方。投资圈预计未来几周WPP将很可能发布巨额的利润(下滑)预警。这会对WPP孱弱的股价造成巨大的压力。 

上周苏铭天爵士已经证实他将接管伦敦上市公司 Derriston Capital PLC(后者将收购其本人新创立的S4 Capital),收购之后,Derriston将会改名为“S4 Capital Plc”。苏铭天则是新上市公司执行董事长。

对于有意接任WPP新CEO的凯度集团现任掌门埃里克•萨拉玛(Eric Salama)来说,如果WPP不能随其心意,也许S4 Capital的CEO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毕竟苏铭天爵士担任的S4 Capital 的执行董事长,而CEO的职位目前还是空闲着的。

执行编辑:Judy Zeng + Lydia Huang + MiCol Chan

By: Judy Zeng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3-2016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