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家代理商对美国陆军(U.S.Army)广告业务的争夺大战中,恒美广告(DDB)笑到了最后——继麦肯世界之后,WPP旗下的数字化营销公司Possible也向美国联邦求偿法院请求撤回去年年底提起控诉。

Wiley Rein律师事务所公布了华盛顿特区颁发的文件:“Possible特此提交此自愿申请书,撤回对美利坚合众国政府提出的控诉。”

文件的开头写到,Possible在12月19日提交了最初的申诉,直到1月8日高级法官Eric G. Bruggink才开启了申诉文件,最终被公之于众的文件已经被人多次轮番修改。

Possible、WPP以及恒美广告的发言人、美国陆军公共事务部门以及Possible的代理律所Wiley Rein和被告方恒美广告代理律所Latham & Watkins全都对此不予置评。

就在大约一周之前,曾与美国陆军合作了13年的麦肯世界(McCann Worldgroup)也撤诉了。麦肯世界称,在这起复杂的比稿中自己已经被淘汰,因为在最终的展示资料中一个磁盘突然下落不明。

另一方面,Possible声称,美国陆军并没能保持比稿的公平性,仅仅因为恒美广告给出了更低的报价就选择了恒美,却忽视了Possible才真正具备“高度创新”的技术支持。

Possible控诉美国陆军没有将政府成本预算合理运用在广告业务中,文件中这样写到:“恒美广告的报价远远低于现有合约的价格,在酬劳不足的情况下它很有可能无法履行合约中的基本要求。“

那么恒美广告的报价到底有多低呢?据悉恒美广告与美国陆军签订了10年的合约,仅收取1.36亿美元。经证实,这一数字低于现任代理商麦肯世界集团收取的费用,而WPP的最终报价仍然未被公开。据美国陆军的说法,这段时间的总开支将达到约40亿美元。

Possible的撤诉为这场令三大广告集团都头疼不已的业务争夺战画上了句号。引发了这场风波的比稿开始于2014年,在2017年1月被重新启动,在这期间又经历了一系列启动、终止、续签合约的波折。

去年晚些时候,宏盟和WPP的高管收到了一封匿名信,声称麦肯的一名高级客户经理与美国陆军营销总监James Ortiz之间有私交,后者被指控破坏了比稿的公平性。James Ortiz先是被停职,而后彻底离职。

在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美国陆军前副部长Patrick J. Murphy在美国陆军提出要求追加广告业务开销后,启动了内部财务审计,最终发现在2016年有数百万花费不明。

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政府后来从美国陆军2019年的国防开支预算中扣除了50%的营销预算,等待美国陆军部长Mark T. Esper的调查结果出来之后再做定夺。无论如何,这场漫长而复杂的争夺大战总算是迎来了大结局。

By: Martina Cao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6-2019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