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盟集团2018年表现良好:内生增长率达2.6%

JohnWren

宏盟集团董事长兼CEO庄任(John Wren)将这样的结果归结为“竞争对手的失利”,特别是在2018年的下半年,在其他集团业绩表现不佳的情况下,宏盟集团获得了不错的发展。并且,庄任还认为,宏盟集团应该会在2019年整体上保持住这样的成绩。当然,这位广告界第二大集团的掌舵人还说道:“我们真的一点也不希望自身的发展是因为其他对手的失利,这没什么可骄傲的,遇强则强,才是个良性的竞争环境。”

其实,无论是WPP集团,还是阳狮集团,虽然在2018年都经历了一些动荡与变化,导致了一直稳定的宏盟集团杀出重围,但这也不代表着竞争就不激烈了,毕竟老大老三也一直虎视眈眈的寻求增长。回到宏盟集团内部,庄任还表示,根据市场和客户的需求,宏盟也在做相应的架构调整,比如说出售了像Sellbytel Group这样无法实现长期增长的业务单元。整个行业都在朝着数字化加速,传统的业务形式必然要被改变。

“很多事情,我们都要从长远来看,比如去年我们就剥离了Sellbytel Group这种主营外包服务的公司。其实在我们集团内部还是有不少类似的业务单元,特别是在CRM这样偏执行的领域中,它们目前还在贡献着可观的息税前利润(earnings before interest and tax)。但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在过去的一两年里,像亚马逊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已经在削减零售业务相关的执行需求了,所以从未来长期来看,我们不得不做出决断,进行转型。”

宏盟集团首席财务官Phil Angelastro也补充说:“我们不断地在集团内部做着类似的长远价值评估,舍弃那些无法做出长期贡献的资产组合。”

当然有剥离也就会有新的投资或者收购举动。但无论是哪类新闻,幸运的是,这都没能对宏盟集团的股价造成过大的损失。而阳狮集团就没这么幸运了,2月8日,由于阳狮集团公布了其美国市场快消品类客户削减了大约1.5亿欧元(约1.7亿美元)的预算,导致其股价暴跌15%,还牵连到了WPP集团、埃培智集团和宏盟集团,其中WPP集团的股价跌幅超过8%。

受此事影响,加上美元强势坚挺对发展的限制,综合作用之下,宏盟集团的股价在2月12日下跌1%后又稍稍回血0.3%,Phil Angelastro也指出,宏盟集团在整个2018年的表现就是如此,喜忧参半,而未来一年也注定要在艰险中求发展。

当谈起竞争对手老大哥WPP集团在去年年末做的一系列合并改革,庄任表示自己并不想以这种结构上的合并来主导转型。宏盟集团更愿意加强团队和人才建设,利用像消费者行为洞察平台“Omni“这样的工具来为客户提供机动灵活且流畅的服务。

埃培智表现超预期

IPG - Michael Roth

埃培智(IPG)首席执行官Michael Roth表示,整个集团在2018年表现良好,内生增长率达5.5%(超过了原定的4.5%的目标预期),他将主要的功劳归功于集团在去年所斩获的新业务。

当然,IPG在去年年底还是遭受了一点业务流失,即便如此,第四季度的内生增长率也高达7.1%,远超其他竞争对手(宏盟集团的第四季度内生增长率为3.2%,而阳狮集团则为-0.3%)。2018年年末,麦肯世界集团丢了美国陆军的创意业务,北美地区的菲亚特克莱斯勒的媒介业务也丢给了星传媒体,当然,这部分的财务数字变化还未实时反应在第四季度的财报当中。

目前IPG的股价基本维持在22美元/股以下。董事会还投票支持IPG连续第七年增加股息分红,每股将多获利12%到0.235美分。

Michael Roth对于集团的表现说道:“财务数字的表现也说明了我们成功地应对了当下市场环境转变所带来的挑战,同时也抵挡住了来自竞争者的威胁。”

2018年,FCB、盟博(Mediabrands)、Huge、麦肯世界集团以及R/GA,都斩获了新业务,这些是驱动集团发展的引擎。同时,集团内部推行的多元文化也为业务发展贡献了积极的力量,特别是来自女性领袖的贡献。

而从行业的角度来看,快消、汽车、医疗保健及零售业的客户是业务增长支柱,从这点来说,与因快消客户不给力而身陷泥淖的阳狮集团的处境可谓大相径庭。

关于这种差异,Forrester首席分析师Jay Pattisall推测到,这多半与宝洁公司的业务重组有关。此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在第四季度,IPG在丢失了不少业务的情况下,却还在季度财务表现上大大优于宏盟集团,当然数字未能实时显现是一个原因,另外也有可能是宏盟集团的新业务所带来的表现还要滞后一段时间。

去年夏天,IPG集团收购的数据营销公司安客诚也有不错的表现,虽然直到今年年底,安客诚的业绩都不会纳入整个集团内生增长率的计算,但来自于安可诚的业务增长也为IPG第四季度的业绩表现做出了贡献。算上安客诚的营收,IPG集团第四季度营收上涨13.3%,整个2018年,调整后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arnings Before Interest, Tax, Depreciation and Amortization)为10.8亿美元。

此外,Michael Roth还表示,对于安客诚的收购解决了对数据处理和透明度的需求,为更多的营销专家提供了数据支持。

但是,由于去年年底业务失利所带来的3000到4000万美元的损失,估计要以裁员的形式来进行弥补,将尽快调整成本结构。

对于目前行业内的恶性比稿竞争现象,比如以超低利润报价来赢得业务的方式,Michael Roth也不以为然,毕竟超期的低收入或者甚至是零收入必然不是长久之计,对于这样的竞争对手,IPG只要愿意大可可以采取兼并收购的方式来应对,但一样的,这对利润增长没什么益处。

Jay Pattisall也证实了这样的观点,Forrester近期对很多集团和公司进行了调研,有55%的高管们认为,品牌主对于低价的追求是迫使他们丢失业务的主要原因。

IPG集团近期赢得的新业务包括:失去大众汽车的Deutsch又赢得了锐步的全球创意业务;创意热店The Martin Agency将成为UPS的全球创意代理商,其兄弟公司极致传媒(Initiative)也成为了UPS北美和欧洲地区的媒介全权代理商;万博宣伟也拿下了保乐力加(Pernod Ricard)。

目前,IPG集团内部尚未进行任何新业务的竞标。

By: Lydia Huang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6-2019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