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son & Johnson

2018年3月,健康行业巨头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结束了为期数月的创意业务大比稿,并且委任WPP集团和宏盟集团,两家来全面负责其全球创意业务。

WPP集团和宏盟集团还特意组织了专门的强生服务团队。WPP的强生业务专项团队的名称为“Neighborhood”,将会集结来自智威汤逊(创意)、VML(互动)、贺加斯(制作)以及Geometry(线下营销)的人员。宏盟集团的强生业务专项团队被命名为“Velocity”,将集结来自BBDO、DDB以及Roberts & Langer的雇员。这两个部门都将快速集结优秀的营销服务人员,并为强生提供定制化的优质广告内容。当时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此举就是为了大幅削减营销预算,而且专门业务组的成立,差不多可以减少30%的营销开支。

但即便如此,强生公司还在不断减少营销预算,而营销预算的削减已经大大营销到了两家广告集团的正常工作——据知情人士称,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业务减少,收入减少,接着就是大幅裁员。多位知情人士称,两家集团从强生公司那里获得的收入仅仅略高于去年收入的一半,并且,自2016年开始,来自强生公司的业务和收入就在稳步下滑。

根据Kantar Media的数据显示,强生公司去年在美国的付费媒体花费约为9.43亿美元,这比2017年的10.8亿美元下降了13%。据《广告周刊》的报道,强生集团大幅减少营销支出或跟去年的管理层变动有关,去年强生公司任命了一位新的首席财务官、副董事长以及一位制药业务的负责人。同时,去年引发的因强生产品中的成分导致卵巢癌的官司,致使强生赔款46.9亿美元,而且,目前强生还面临着一场官司。但尽管如此,强生公司的股价却比5年前要高出很多。

在WPP和宏盟内部,这两个专为强生打造的业务团队也发生了不少高层人事变动。Neighborhood的总裁Kristal Herr早已离开,转去领导专门服务纽威品牌公司的Team Newell;Velocity的总裁Audrey Melofchik则需要同时负责DDB纽约。

此外,埃培智集团旗下的优盟(UM),依然是强生公司的媒介代理商

By: Lydia Huang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3-2016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