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 Martin Sorrell

“现如今,广告传播集团的症结在于它们很难进行变革,但我无意将S4 Capital变成下一家广告传播集团。”

在美国纽约DDPA# Video Everywhere Summit#的峰会现场,S4 Capital董事长苏铭天爵士(Martin Sorrell)再次提出了他对广告传播集团的看法。

他进一步解释说,在互联网环境日新月异的当下,广告传播集团们太过于将重心放在日渐衰落的传统媒体行业,这就是“灾难性的(catastrophic)”。

“宏观来看,今年上半年,整个广告行业增长了6.3%。这其中,数字营销增长了20%,传统广告则下降了3.3%。”

苏铭天爵士强调,他无意将S4 Capital打造成另一家广告传播集团。(尽管该机构成立之后,短时间内已经收购了三家公司,并以此来成长,这与WPP起家时的路径惊人地相似)。他认为与自己的新公司相比,广告控股集团是“身不由己”的。

“聚焦非常重要。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这些科技巨头有一个共同的优势——它们只由一个老板来持有和实际控制。比如杰夫•贝佐斯对亚马逊有着绝对的控制权。反观广告传播集团,它们每个季度都必须向股东大会汇报收支状况,并被股东们放在显微镜下仔细研究。”

而WPP向贝恩资本出售凯度的多数股权这一举动则受到了爵爷的大加赞赏。上周,贝恩资本的股东们将开会决定是否批准这项交易。今年7月,贝恩资本决定从WPP购买凯度的60%股权,WPP则保留剩余的40%。苏铭天指出,凯度2018年的净收入减少了1亿英镑(1.28亿美元),其认为凯度的私有化有助于其提高盈利能力。

“对这些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唯一途径就是避开公众的探照灯(企业私有化)。”苏铭天之前曾提出应该拆分广告传播集团。

苏铭天还提到,S4纯粹数字化的战略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错的,但至少他在尝试“构建一种不同的商业模式”。

很多年前,苏铭天将谷歌、Facebook等科技巨头与广告代理商的关系形容为“亦敌亦友Frenemy”,如今再度创业的他与时俱进地推翻了这个说法。收购了MightyHive的爵爷现在开始渴望与大型媒体平台以及科技公司建立亲密的合作关系以促进增长。爵爷还认为,比起Droga5,埃森哲互动更应该收购WPP麾下的群邑集团,他曾说过群邑的身价几乎等同于整个WPP。

“与其以5亿美元收购Droga5,埃森哲还不如支付150亿美元来收购群邑。如果考虑到埃森哲是一家上千亿美金市值的公司。”

无论未来S4 Capital能否继续持续增长,现年74岁的爵爷表示退休都不是他的人生计划中的一部分。“我还不想过打打高尔夫的日子。我必须做点什么,对社会乃至这个世界产生点影响,无论大还是小。否则的话我会感到很沮丧。”

By: Martina Cao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6-2019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