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一位来自斯洛文尼亚的创意人Jure Tovrljan为诸如星巴克、科罗娜、NBA、耐克等品牌制作了战疫Logo,这些看上去带着些许“飞机稿”意味的行为在网络上颇受好评,虽说品牌不一定会采纳,但也算是创意人为整个全球的战疫大业做出的有益贡献了。

而近期,不少全球大品牌又开始积极的转换产品生产线,改为生产洗手液和消毒产品,比如LVMH,再比如百威英博,利用他们本身就有的酒精原料,迅速做出了生产战疫物资的调整。

ABInbev-hand sanitizer-20200324
百威牌洗手液广告

可能是觉得百威牌洗手液的外包装设计还不够美,一位名叫Jesse Alkire的自由创意人盯上了这些跨界品牌的洗手液包装,一口气为百威、科罗娜、Boulevard、美乐啤酒等知名品牌设计了好看的洗手液瓶子,一眼看去还以为是神仙水又出了什么限量款包装。

Brewery-hand-sanitizer-20200327-1

Brewery-hand-sanitizer-20200327-2

Jesse Alkire同时还是一家名为Denver Advertising School的创办人,他也鼓励学生们,既然什么都做不了那就多在家干干这些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必要的事吧,这也都是难得的人生经历和资产,等到疫情一过,这些“无用的傻事”说不定会对就业产生积极的影响。

By: Lydia Huang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6-2019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