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6-03
  • Comments Closed
  • Tags: ,

tuniu-self-rescue-0

不久之前,途牛曾发布公告称将会面临被退市的风险。而在近日,途牛也宣布了一项重要人事任命——陈安强升任公司首席财务官,替换此前辞职的辛怡。陈安强于2010年3月加入途牛,在此次任命前曾担任负责预算和营运资金管理的副总裁。

4月9日,途牛发布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第四季度营收为4.51亿元,同比下降4.2%,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3.67亿元(2018年同期净亏损6470万元)。同一天,辛怡火速辞任途牛首席财务官一职。

成立至今,途牛先后获得了约10轮、总计近19亿美元的融资——2014年上市后,途牛在当年12月,获得由京东、携程、弘毅投资的1.48亿美元;2015年5月,途牛继续获得了红杉、DCM、淡马锡等领投的5亿美元;2015年11月又获得由海航旅游投资的5亿美元。

tuniu-self-rescue-1

有了投资的支持,途牛曾在营销预算上十分大手笔,与很多互联网企业一样想要用亏损换市场规模,麦迪逊邦仅根据财报及公开信息部分整理如下:

▶  2013年电视广告花费9201万;

▶  2014年为了给上市造势,1至4月电视广告花费1.077亿元;林志颖父子代言费300万元;

▶  2015年在《中国好声音》、《非诚勿扰》、《爸爸去哪儿》、《花儿与少年》、《奔跑吧兄弟》等当红综艺中进行赞助,其中《奔跑吧兄弟》第四季以1.485亿元的价格拿下了特约合作资格;

▶  2016年“315”晚会前插广告投放4条;下半年途牛开始缩减经营费用,第三季度亏损开始明显缩减;

▶  2017年“315”晚会前插广告投放5条;第三季度途牛首次实现单季度盈利,净利润为3970万元;

▶  2018年营业费用为1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5.7%(营业费用包含广告营销、薪酬等);并首次实现全年盈利,年净利润1090万元;

▶  2019年,途牛的营收为22.81亿元,而市场费用和管理费用总计达到16.73亿元。

由于途牛财报及公开信息有限,因此只能管中窥豹,但途牛在中国旅游行业中豪掷营销费用的情况仍然可见一斑。

tuniu-self-rescue-3

资金有限,途牛面临不小的困境,不过转机却比想象中来得更快——5月28日,凯撒同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凯撒世嘉旅游文化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宣布与京东达成合作意向,京东愿意将其下属公司持有的全部途牛股份转让给凯撒集团。在此之前的4月24日,京东全资子公司出资4.5亿元参与凯撒旅业定增,并在发行完成后成为凯撒旅业持股5%以上的股东,欲趁机“抄底”旅行行业。

受此利好影响,途牛股价一度回到1美元警戒线以上,截至6月2日收盘报收0.94美元。

tuniu-self-rescue-4

通过积极自救,途牛是否能扭转局面起死回生,重新成为广告代理商们心爱的“大金主”,只待下半年一看究竟。

By: Sunny Lee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 2006-2019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