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cover-0628

乔治·弗洛伊德被跪杀后,美国掀起了一阵反种族歧视活动的浪潮,最近科技巨头Facebook成了大众关注的焦点,被指对其平台上的仇恨性及歧视性言论监管不力,不仅一直曝出种族歧视者的不善言论,对于相关广告和虚假视频也是有钱拿就收,完全不做鉴别,引起了一批广告商的不满。

这些广告商联合发起了一场名为#StopHateforProfit(停止为赚钱不计手段)的运动,希望Facebook能够抵制种族歧视者的广告投放,不赚“黑心钱”。

这个活动的发起方包括数十家大型零售和软件企业,目前又获得了包括支付企业、软件公司、零售500强等多家大企业的支持。

在上周三,这些广告商集体在《洛杉矶时报》上刊登了整版广告,敦促广告商参与抵制。“今天,我们请求所有企业团结起来,为了我们在美国根深蒂固的自由、平等与正义,停止7月在Facebook上的广告投入。”

Facebook1-0628_副本

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也采取了行动,包括宣布立即调整相应广告策略,禁止在广告中发表仇恨言论。按照新政策,Facebook将禁止那些声称来自特定种族、国籍、性别、性取向或移民出身的人对任何人的人身安全或健康构成威胁的广告。此外,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将采取更多措施保护移民、难民和寻求庇护者,使他们免受那些暗示他们不如其他群体的广告,或那些对他们表达蔑视、排斥或厌恶等广告的伤害。

与其他任何抗议活动相比,广告商的抵制可能会对Facebook及其核心业务构成更深层次的威胁。毕竟,Facebook去年大约700亿美元的营收几乎全部来自广告收入。美国投行Needham&Co.的行业分析师Laura Martin表示,其中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大品牌的广告费,而且随着规模较小的广告商因疫情而缩减规模或倒闭,大品牌对Facebook只会变得更加重要。

市场情报公司Pathmatics汇编的数据显示,2019年广告支出最高的100个品牌为Facebook贡献了42亿美元,约占该平台广告收入的6%。其中,家得宝、沃尔玛、微软、AT&T以及迪士尼等都是大客户。而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经加入抵制活动的公司中,只有联合利华、威瑞森和户外设备零售商REI是在Facebook上广告支出排名前100的客户。

专家还表示,Facebook比大多数企业更不容易受到外部压力的影响。这家公司由扎克伯格领导,他对公司行使完全的投票权,股东不能罢免他。这可能会使抵制Facebook的行动变得非常复杂。马丁称:“Facebook与迪士尼、苹果不同,后者都是由委员会管理的。为了保护收入,他们可以采取行动解雇首席执行官。”

事实上,Facebook的全球商业集团副总裁Carolyn Everson早些时候就曾强硬表态:“我们不会因收入压力而改变政策。我们制定政策的基础是原则,而不是商业利益。”

截止目前,已有包括可口可乐、联合利华、本田、百事等全球知名企业宣布将停止在Facebook平台投放广告,作为对Facebook此前态度的回应。

广告抵制活动是否会对Facebook的营收产生明显影响仍不明朗,这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参与的品牌数量、活动持续时间以及疫情等环境因素的影响,因此很难将Facebook营收下降直接与抵制活动联系起来。此外,影响最早可能会在该公司今年秋季公布第三季度业绩时显现。

 

信息来源:网易科技cnBeta牛科技,麦迪逊邦综合整理报道

By: Martina Cao

没有评论 Comments

还没有评论呢。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 TrackBack URL

留下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 2006-2019 Madisonboom.com | 京ICP备16010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