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

【专栏】 Terry Pan: 不一样的我们

2011-11-29 12:58:33
0 0
承蒙Micol邀稿,说想我写一些香港广告人在大陆的各种感受,适逢现在在香港机场遇上航班延误,正如他之前跟我说的:「先写出来就知道了!」,那就来吧。 我是一个来自草根阶层的100%香港人,毕业后进了香港JWT当种子,在工作上走过些有点奇怪(也有点幸运)的路,而致现在竟然移居上海了。平民心态改不了,而且衣着很随便、不帅、不抽烟也不爱喝酒、爱睡觉远多于作秀,不懂说甚么高举XX旗帜进行XX运动那种话,很普通很普通,一点都不像广告人的人。 然而,不论怎样低调,在我以前工作的北京,又或现在的上海也好,谁都会很容易把我认出来──我不是本地人。我是外来的。 我是不一样的。 我不可能也不愿意把细节掩饰得无懈可击。正因如此,我天天都要面对一些特别的注视和对待。 初次见面的话,要是我跟人家说我是文案,很容易会让才刚因为我懂说普通话,说想不到我中文还可以的人,惊讶。这当然不是刻意营造的(中文文案难道要装作对中文一窍不通?),是我出生以来不断受到各种塑造的后果啊──总不成抱怨爸爸妈妈把我生得一个香港人的样子嘛。 其实我在进广告业的第二年开始,就开始经常处理在大陆出刊的东西。于是,内地朋友会去的一些主要广告圈网站、讨论区,我大都有去看,不管那是因为工作需要,还是纯然的八卦。 我感到内地朋友对来中国广告圈工作的港澳台新马英美澳加等等的人,有一种复杂的情绪。例如中国人要争气,把外人打倒,又或面对外来的人们,有点不知所措,要保持一些距离之类。 在此,我想跟大家说一个小故事。 香港广告圈曾经也有二十多年从纯老外主宰,到本地人渐渐冒出头来的历史。毕业后刚进香港JWT的时候,虽然所谓本地化那么久了,却仍是一个华洋杂处的地方。我待得最久的team的组成,是这样的: 新加坡的GCD。在澳洲留学后来港的台湾ACD。香港的ACD。香港的SAD。英国的CW。英国的Interactive AD。我。香港的AAD。 那是我做广告最快乐的时光之一。 我从GCD学会了带南洋口音的英语,从台湾ACD学了些台语,从CW学会了如何称赞性感女孩的英国俚语,从Interactive AD学会了那些年在香港还闻所未闻的互动广告概念。有时候,公司另一位马来西亚CD路过,又忽然会问一句:「Terry,你看过昨晚深夜谁在美国推出的那支MV了么?」 原来大家拥有的、注意的、擅长的,都是不一样的。 英国同事们跟老乡party的时候,也邀我们去凑热闹,而我终于可以用着本来就不好现在还加上新加坡口音夹杂英国俚语的破英文,鼓起勇气跟真的英国性感女孩实战起来。当然只限于说话。 因为大家的不一样,我们每天过得特别起劲、特别留心。特别有好奇心。 这当然要谢谢我当时的GCD。她不规范甚么方法,也不分国别和专长,就尝试不同组合撞出火花,例如这次我跟英国Interactive AD来想平面稿,下次可能是两个老外要去想一个中文稿。压根儿就是实验,在工作死线前,谁都要趟开心扉放下面子──最少要能把自己想的,找方法让伙伴理解啊。 我们一点都没有想到民族恩怨,面子自尊。那根本是off brief的。 有一个不一样甚至是五湖四海的组合,是特别的,虽然那不一定受到全世界的认同,因为那需要包容。人的天性是,不符合自己心里面那套标准的话,就容易反对和批评。 攻击。忧虑。 然而,广告好像是因为玩弄标准、甚至改变标准、消灭标准,才好玩的呢。 我们这小联合国,除了好玩,作品还获得了一些奖项,那是一次愉快的教育。跟背景多样的广告人工作,除了可以亮出各自文化的材料交流选择,火花也多也好玩。这可能有不知不觉有推动我,来到中国大陆这个新鲜地方吧。 你或许会说,外来人有很多是来混饭吃的,是二三四流的,根本没有足够经验和能力,滥竽充数,甚至故意歧视,搞帮派,让人恨啊。 我不否认有,而且客观来说那是到处都有。想想贪官。想想政客。想想美美。想想任何一间不是广告公司的公司。想想那些吐痰在你脚边却又装作若无其事甚至装无辜的人。绝对有。香港人有,外国人有,中国人有,卡札菲奥巴马甚至任何一个人的家乡都会有。又或老手歧视菜鸟,城市人歧视穷乡僻壤,这都是现实会发生和在发生的事──即使我背着外来人的身分,也受过不少人甚或内地人一些无故冷眼的。 你不可能是世上唯一面对混蛋的人。 问题来了。你说的没有能力,会不会是因为你没有发现,有些能力不一定在你的职位描述和规范里面? 如果广告公司的决策者都不是有大把大把钞票,可以纯粹因为同乡情谊或崇洋媚外,胡乱找一大堆外人来,那可能背后还是有些理性因素的。 或许你会想不到,我住在中国的朋友中,大部分是大陆本地人,更有不少是曾经合作过的原客户。他们在外企工作,最高管理层是本地人的也不少,可是我发现一个现象:我们之间不乏共同语言和话题。 原因是他们已经学习国际公司的工作方式与文化,而不同行业的客户需求五花八门,他们必须有也会要求如广告公司等合作伙伴,有能相应接轨的能力。例如自信地说双语提案、面对区域总部的技巧、甚至可能是懂法国某个地方的红酒以便跟客户沟通等等等等……而这,各大广告公司当然也知道。 这是练出来的,来自任何地区的人都可以,就看我们选择动手练还是抱怨喷口水。至于练到有指定能力组合的人,本来就不是俯拾即是,所以就有了外来广告人的存在。要是外人为很本土的公司服务,反过来也是要学习的。 我也会和这些朋友聊工作、聊八卦、聊创意、聊家庭、聊娱乐、聊上海、聊香港、聊一切。我跟他们学上海话,他们跟我练习广东话,久而久之,大家原来是来自哪里,一点都不重要了,而我们脑袋里的材料,也都变得更丰富。如果客户都可以这样有好奇心和坦诚,当广告人就更没有封闭的理由。 其实也有香港的广告公司,招聘内地文案和美术的,而且有好多年了。你能想到广告公司找这些「内地老外」的原因吗? 广告特别需要有运气和机会,所以不论内地还是香港的广告人,都容易找理由怨天尤人。只是想一想,如果你在抱怨老外在广告公司占着甚么的,老外也可能在抱怨为何大陆富二代钱来得那么容易,富二代可能又抱怨为甚么不能像你一样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 没完没了,倒不如多些跟不一样的碰撞打交道,不论你是本地人或像我,是外来的。那样做广告,好玩些。 不断跟不一样的碰撞交流,创意源泉才会有充够的补充啊。 记得第一次跟MiCol见面,是我还在北京工作时的年末,忽然想跟一堆不明来历的广告人聊天聚会。我们在北京南锣鼓巷喝酒大谈理想与现实,京片子香港腔上 海音横飞,而店外的外国人,川流不息。 这篇文章不管是好是坏,却肯定要是没有那次碰撞,就不会出来。这一篇不见得会名留千古,却肯定是新鲜出炉和原创的、可能有点不一样。没有两个人是一模一样的。 而你,也是。 好吧,飞机还没有来。呼。 *P.S. 欢迎大家到我的微博,继续聊聊天: http://weibo.com/panterry
Tags: JWT Terry Pan 麦肯

相关推荐换一批

  • loading...

  1.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注册

    第三方登录

  2.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注册

    第三方登录

注册

已有账户?立即登录

第三方登录

忘记密码

第三方登录

忘记密码